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不误春耕确保酒业“粮满仓”
2020-03-18 10:57:15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徐雅玲   

中国酿酒行业正在逐渐恢复经济秩序。工厂开工,产业园开放,位于各大CBD办公室的人也多了起来,随之餐饮逐渐开门迎客,虽然鲜有人流,但以餐饮为代表的消费端,逐渐在“复血中”。为了阻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蔓延,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停摆了六周多。随着疫情高峰期逐渐滑落下来,不得不说,中国的白酒产业作为轻工制造业的典范,在行业复工中,充满了先锋的力量。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给李峰(化名)带来多少安慰。他在成都经营着一家酿酒厂,虽然在当地政府的号召下,他已经挨个打电话通知工人们尽量在4月前复工生产,但是酿酒用的粮食,他已经联系了七八个之前合作过的供货商,对方仍旧没有给个准信。

“粮食如果落实不到位,我们就没法在复工后进行投粮、制曲等环节的生产,工人们大老远赶回来复工,我们也不可能不支付人家工钱啊。”3月13日,李峰对《华夏酒报》记者说。

根据连日来《华夏酒报》记者对多个酒业产区的了解,许多处在产业集群带的中小型酒企和原酒生产企业,多面临着李峰类似的问题,但是让他们更为忧心的是,一旦错过今年的春耕,来年的酿酒生产势必会遭遇更大的原材料问题。

俗话说得好:一日春耕十日粮,十日春耕谷满仓。春耕正当时,时节不等人。耽误春耕对酒企来说是痛苦的——重启行业生产,首当其冲就是粮食问题。“尤其是如果错过今年春耕,明年的粮食供应就成问题。”李峰说。

名酒企业部署“私家粮仓”

常言道:“家中有粮,心中不慌。”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莫不如是,更何况以粮食为主要生产原料的白酒业。目前,一些白酒名企已经开始从酒的品质和企业长远发展的角度审慎思考酿酒用粮的供应链问题。譬如,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等,都在打造各自的“大粮仓”战略,积极开启春耕。

翻开地图,不难发现茅台地处贵州省西北部、赤水河中游、大娄山脉西段北侧,是黔北经济区与川南经济区的连接点。茅台酒厂和当地一半以上的白酒生产企业都集中在赤水河畔的茅台镇。茅台酒厂的生产一切如常。茅台酒厂现有的高粱加当地政府的存量能够充分地维持其今明两年的生产。

同时,仁怀茅台镇沿河村已然吹响了春耕号角!据贵州当地媒体报道,为贯彻落实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茅台镇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会议精神,沿河村早安排、早部署、早落实,确保“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从新中国成立以来,茅台就与当地政府在仁怀地区共同兴建起储量充裕的“大粮仓”。因此,茅台原材料供应几乎不受任何影响。但是,在市场化不断加速的今天,并非任何一家大型酒企都可以依靠政府行政手段来长远地解决粮食问题。

与之同属于一线酒企的五粮液,虽然也跟各地方政府进行合作,但更多则是用市场化的方式。近日,五粮液集团旗下有机农业公司与翠屏、江安、南溪等区县政府和战略合作伙伴,共商五粮液专用粮基地春耕备耕工作。

五粮液农业公司已在年前联合各区县战略合作伙伴筹备专用粮种子采购,确保今年基地的用种需求。

疫情期间,五粮液农业公司安排专用的农资配送车,通过各乡镇指定的专业合作社将专用粮种子统一配送分发给农户,确保“防控万无一失,配送精准到位”,坚决打好疫情防控和春耕农资供应这两场战役。

目前,宜宾各区县专用高粱、水稻、玉米粮种已全部分发到位,其它农资也在有序配备,以确保企业生产的粮食供应。

同时,为了疫情防控,五粮液还联合中化农业等专业团队,利用高科技减少人员接触的方式,采用线上指导、卫星测绘、遥感监测等现代智慧农业技术,推进专用高粱、水稻、玉米和小麦基地精准种植管理工作,不断提升种植管理效率和专用粮品质,为酿酒主业持续提供优质原粮,同步提升亩均产量和产值,增加农户收入。

而同在泸州产区的泸州老窖、郎酒两大龙头企业及26家“小巨人”企业的快速发展,加上泸州拼命要实现的“千亿目标”,面对疫情,除了在复工方面走在前面,自家的粮食布局也已经早早开始了。

此次疫情期间,为了更好完成春耕任务,泸州老窖和泸州龙马潭区当地政府一起,启动政府搭台,企业买单,村民唱好种植大戏,金龙镇的1万余亩订单高粱从种植到销售全程享受着“保姆式”服务。政府购买服务打造高标准农田,便于机械化耕种,引进龙头企业免费提供种子、有机肥、技术,村民负责种植,待高粱成熟后,按年初签订的价格合同卖给签约企业。村民们觉得,高粱4元多1斤,比种玉米更划算,自己只出力即可,日子越来越有盼头。

以泸州老窖为龙头的“中国酒谷”,目前酝酿制订“酿酒专用高粱”国家标准。如何把白酒业的发展战略从产业链的角度延伸到农业种植业?疫情面前,泸州老窖建立的高粱基地,对于其自身而言是确保企业用粮安全、粮食质量,甚至未来在国际市场开拓上的综合性战略举措,这种粮食战略的前瞻性把握极富远见。

此外,《华夏酒报》记者了解到,郎酒、舍得、剑南春等知名企业,在各自产区均纷纷部署了“自家粮仓”来应对这场疫情给酿酒原料带来的影响。

如何解决中小型酒企的“粮仓问题”

事实上,许多中小型白酒企业,由于之前对于粮食战略重要性的认识普遍不强,而且往往局限于粮食供应范畴。这是因为大多数企业对于粮食供应的充足性从未有过疑虑。加之白酒企业多是当地创税大户,地方政府在粮食方面的扶持政策颇多,所以这些企业往往缺乏从长远与整体发展、从投资战略的角度去思考企业的粮食战略问题。

因此,面对本次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没有提前部署的酒企,自然会出现粮食原材料紧缺的情况。有分析人士指出,一旦疫情影响到今年的春耕,加上非洲蝗灾,影响了粮食进口,这些中小型酒企,将会在未来一年遭遇到更大的原材料危机。

值得庆幸的是,早在2月下旬,习近平总书记对全国春季农业生产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越是面对风险挑战,越要稳住农业,越要确保粮食和重要副食品安全。

同时,在国家层面,也加大政策支持,保障种粮基本收益。保障粮食安全,关键在于调动粮食主产区和种粮农民的积极性,保持产销平衡区和主销区应有的自给率。长期以来,种粮的综合收益不高影响着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使我国粮食生产的潜力没有充分发挥出来。

因此,应充分发挥政策的导向性作用,及时调整相关政策,不断健全土地流转制度,扩大农业集约化生产,稳定粮食播种面积。

随后,全国各大农业产区在疫情防控的同时,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春耕方面的工作。

3月5日,即使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省,也通过多种有效方式,在防控压力下,提出了“疫情防控不松劲,精准施策抓春耕”的目标。

“全市1336个村中,无疫情村约占82%。”湖北省宜昌市农业农村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烨介绍,无疫情地区在做好日常体温监测的前提下,有序开展生产;有疫情地区则由县级指挥部进行风险等级评估,在确保不扩散的前提下,有保护措施地开展生产。“目前,宜昌全市101个乡镇中,已有91个乡镇正有序开展春耕农业生产。”

编辑:赵果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疫情下进口葡萄酒的危与机
下一篇:人事变动酝酿酒业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