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重提孙思邈“一人饮酒,全家无疫”
2020-02-12 10:49:21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夏靖尧   

在武汉疫情发生后,网上辟谣的内容之一包括“饮酒可以杀死病毒”之说。科学毋庸置疑,但是本次防疫普遍采用75%的酒精外用消毒防疫也是消杀规程之一。

喝酒消毒杀菌这种说法到底从何而来呢?对此,《华夏酒报》记者独家采访了中医学者、烟台大学硕士生导师孙波教授。千年前,药王孙思邈对酒“一人饮,全家无疫;一家饮,一里无疫”的评价亦被孙波重新提及。

“喝酒杀病毒”?科学规范防疫才对

喝酒能不能灭病毒、喝多少度的酒、喝什么样的酒、喝多少量可以在体内灭菌杀毒?《华夏酒报》记者就此问题与孙波沟通时,他表示,现在还没有人做这样的临床试验,拿不出一个科学的数据,所以,在疫情时期,辟了“喝酒杀病毒”这个谣,科学规范地防疫是对的。但是饮酒避疫是人类的生活经验之一,却是不争的事实。在中外历史上,关于饮酒避疫,有史可证。孙波随手在本子上写下两个字,一个是简体的“医”字,一个繁体的“醫”。

在解释这个“医”字时,孙波直截了当地说,汉字“医”本作“醫”,从“医”,从“殳”,从“酉”。其中的酉,本义就是酒。可见,古人关于“医”的认识与“酒”是一体共生的。

喝酒避疫是中国人人体实验的结果

孙波认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喝酒避疫是中国人人体实验的结果,并传承为族群的生活经验乃至形成文化习俗。《诗经》中有“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之说。在传说成书于2000多年前的《黄帝内经》中便有关于酒用于医疗的记载,书中指出,作“汤液醪醴”(酒),其医疗作用是“邪气时至服之万全”。

显然,酒的作用不言而喻。孙波进一步向《华夏酒报》记者举例佐证。他说,古人过春节有喝“屠苏酒”(在一种称作屠苏的房子里酿造的药酒)的风俗,“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至今延续了近千年仍被中国人用作新春对联的、宋代政治家王安石的《元日》,记录下中国人的这种传统习俗。而据现代学者研究,这种药酒有“避除疫疠”的功效。

此外,中国古人还有在端午节饮艾叶酒、重阳节饮菊花酒以避瘟疫的习俗。

孙思邈的“一人饮,全家无疫”论

古往今来,酒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与医结缘,以酒避疫,无可争论。

孙波向《华夏酒报》记者提到一个人,他就是被后世誉为“药王”的唐代伟大医药学家孙思邈。从书柜上取下《备急千金要方》,孙波说,这本孙思邈的著作中,就有以酒避疫的重要作用。

值得引起酒界再度关注的是,早在千年前,孙思邈就将酒评价为:“一人饮,全家无疫;一家饮,一里无疫。”

历代中医认为,“酒为百药之长”,对其本身的药用价值以及以其制备药酒而使药力大增的作用倍加推崇。

中国古人在酿酒过程中既使单用粮食酿酒,也充分考虑到营养价值的丰富均衡。孙波以茅台和五粮液为例,他说,比如,茅台酒以特殊水质、微生物特殊的酒窖菌群酿出独一无二的佳酿;五粮液对五谷杂粮中的营养成分科学量化配比,酿造出的酒是五粮黄金比例所带来的人体所需的营养物质。

鲜为人知的是,现代科学证明,75%的酒精与细菌的渗透压相近,可以在细菌表面蛋白未变性前不断地向菌体内部渗入,使细菌所有蛋白脱水、变性凝固,最终杀死细菌。这是指外用。

喝酒到底对人体有什么作用?

爱喝酒的人士比比皆是,但能说出酒有何作用的人却少之又少。那么,喝酒到底对人体有什么作用?

孙波的看法是,饮酒量是界定酒对人体有益还是有害的关键,是分水岭。多则有害,古今无数事实也早已验证。但适量饮酒有益人体健康,也是数千年人体实验证明了的生活经验。至于其用于医疗领域的价值,孙波认为,不能离开饮酒“量”和酒的成分单独拿乙醇来“说事”。而且,对酒的药用评价应该从中医哲学的视角即人体的整体性、系统性与酒的互动来思考、研究,而不是紧盯住一点,作出非此即彼的结论。

当然,如果能以实验数据得出完整的科学结论最理想。孙波向记者建议,中国的酒业界应该共同发起一个专项基金,委托各科研机构对“酒与人体健康”展开系统化研究,毕竟酒产业是一项传统的大产业。在科技发达的时代,也应该给曾承载着人类健康保健使命的“酒”一个公正、科学的“名分”,而不仅仅是助兴的“酒精饮料”。“一旦有了‘名分’”,对中国酒产业的意义将是巨大的!”孙波表示。

中国酒含有超过2000多种各类化合物

关于中国酒,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宋书玉说对《华夏酒报》记者说,中国的酒原本是酒也不是酒。“说是酒,是因为它属于含酒精的饮料,说不是酒,是因为中国的酒除了水和乙醇之外,含有超过2000种以上的各类化合物,所以说中国酒是多风味物质的复杂构成和多活性物质的复杂构成。由此形成的混合物,构成了中国酒的丰富香气和风味以及中国酒的健康价值!”

一位不便具名的酒行业知名学者向记者吐露,之前有官媒辟谣“喝高度酒不能杀灭病毒的”新闻出台后,很多人受众误读,对白酒的饮用价值产生了怀疑,这对中国的酒行业或多或少产生了负面影响。而孙波以毋庸置疑的史实、科学理性的分析、言简意赅地概括了“酒”在中国防疫史上的价值。

这位学者告诉《华夏酒报》记者,应适量饮用美酒,因为“当今的酒是最好的,是任何时代都比不了的。”他解释说,不能单纯就酒讲酒,前提是酒也要分类,要饮用好品质的酒。

2月1日,烟台张裕葡萄酿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健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古人的酒论述至少有“引导国人走向更健康生活方式的一面”。从科学的角度讲,在现代医学如此发达的时代,谁也不会仅靠喝酒去治病。

孙健进一步表示,适量饮酒有益健康,是人类千百年来“人体实验的结果”,否则酒早就自然消亡了。张裕现在主打的葡萄酒、白兰地,从一百多年前产生之初,创始人就有把当时国际上流行的健康酒种引入中国的“初心”。坚持适量饮用干红葡萄酒,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对心脑血管的健康有益,而在欧美的一些国家,医生往往会开点白兰地来防治流感。

“这些都是科学实验的结果,包括权威组织WHO给出的正式结论,不是空穴来风。”孙健强调说。

凭借红曲养生益处、传承22代红曲酿酒技艺的浙江省义乌市丹溪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劲宇告诉《华夏酒报》记者,“孙思邈的‘一人饮,全家无疫’论,对提振企业的信心很有益处,而且孙波的建议给黄酒产业以新的启发和思路。”

作为中国最古老的酒种之一,黄酒在中医中药中常常作为“药引子”,助行药力。

赖劲宇说,以丹溪生产的红曲酒为例,它是黄酒中的极品,养生价值巨大,非常欢迎像孙波这样的学者走进企业给予指导。

“今后,企业在研制产品、优化工艺的时候,会更加有意识地考虑其对健康的促进作用。在服务于人民的健康事业中发扬光大我们的传统民族品牌。”赖劲宇表示,只有让中国酒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真正回归,才更有利于支撑它的市场价值。

1月31日下午,《华夏酒报》记者再次与孙波进行互动时,他说,社会各界都应该行动起来,以正确姿态投入战胜疫情的“全民战争”中来。但是,越是在此时,越要保持理性,越要细心维护舆论所涉及的行业正常的营商环境,民族经济振兴也是大事。

在孙波看来,如果说喝多少度的白酒可以杀灭新型病毒是误人性命之谈,超量喝酒更是有害的。但是,适量饮酒又何尝不是有益的呢?他认为,酒是中国传统医学的起源,是华夏祖先数千年来的防疫经验。

作为媒体界少有的拥有多学科研究背景的跨界学者,孙波自小师从名医研习传统医学。在疫情发生之初,《华夏酒报》记者就独家获悉他提出的“扶正祛邪、祛湿化毒”的防疫原则,并且给出双花、板蓝根、黄芪、大枣等煎剂代茶饮的防疫之法。

巧合的是,与权威科研机构最新发布的、最新实验证明对病毒有效的中药处方有很多不谋而合之处。在全国范围内开始疫情防控阻击的关键时刻,孙波通过社交平台呼吁中医早早介入临床,引起数十万受众的关注。

在向《华夏酒报》记者转述时,他说,其实它们不神秘,因为这都是基于传统医学的经验,是前代医家留下的宝贵财富。孙波再次提及,孙思邈的“一人饮,全家无疫”论,归根结底还是我们对传统文化的自信所在。“数千年来,酒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这已无可争论。”

编辑:施红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朱伟履新,贵州醇能否借此破局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