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珍藏记忆的《华夏酒报》剪报本
2019-09-18 11:06:35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韩正耀   

欣闻今年是中国酒业第一报《华夏酒报》创刊30周年,作为其忠实的读者、学生,特致以衷心的祝贺!

我与《华夏酒报》的缘分已有22年了,她不仅是我工作上的良师益友,在酒瓶收藏方面,还指引我不断进步。记得在1997年的一天,我在一位藏友家发现一份新报纸——《华夏酒报》,版面新颖独特,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特别是看到报纸上刊登的著名收藏家黎福清的专访文章《一片痴心在玉壶》,是现任《华夏酒报》副总编辑刘震东的大作,对我有很大的启发教育作用。于是便向藏友借了几份,带回家细细品读,因内容于我很有共鸣,让我如饥似渴、爱不释手。

为了尽快地拥有她,我在借读的同时,还一边到邮局增订,一边直接与《华夏酒报》编辑部取得联系,看有无存货。当对方答复有“合订本”时,我喜出望外,不知怎的口气变得很大,“有几年要几年的”。我按要求把钱寄给了报社,收到了三年的合订本。这样,我和《华夏酒报》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三年,到今年,我和《华夏酒报》结缘22年了。

每收到一份报纸,“三读一剪”总是少不了的。即收到报纸时,一读是全面看,浏览一遍;二读是重点看,赏析有关酒瓶的文章、漫画,在重要的文章上做记号;三读是将重要、精美诗句摘抄下来。看完三遍时,便动手剪辑,首先剪赏瓶的文章,再是剪带酒的漫画,并细心贴在我的笔记本上。

2002年底,我摸索着写了一篇题为《南水北调醴先行》的稿子,开始不知如何投稿,正愁绪萦怀时,突然想到《华夏酒报》的刘震东老师,于是直接把稿子寄给了他。后来我问朋友,投稿不用,报社会怎么处理?他们告诉我,稿子不被采用,一般是不会退回来的。我正惴惴不安时,突然收到刘震东老师的挂号信,是被退稿了。随后,他打电话与我沟通:“稿子基调可以,但文字太散,需要修改,稿件中那些与酒无关的段落和文字可删掉……”

他的来电像一股清泉,让我重新鼓起勇气,并按照他的意见修改后再次寄去。这一次稿件被采用了,并发表在2003年12月8日出版的《华夏酒报》副刊版上。

这是我收藏酒瓶后,在《华夏酒报》上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

与《华夏酒报》相识的第十个年头,我写了篇短文《我与“华夏酒报”的十年之缘》,发表在2007年1月的《华夏酒报》上。在《华夏酒报》创刊25周年时,我写了篇短文《一张常读常新的报纸》,被《华夏酒报》采用,于2014年11月11日发表在《华夏酒报》副刊版上。

《华夏酒报》如酒,值得天天品赏;《华夏酒报》如诗,值得天天吟诵。20多年来,我一直在坚持订阅《华夏酒报》。这些年,特别是退出工作岗位后,我又经历了次知识的更新和“业务”的转型,这中间,《华夏酒报》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据不完全统计,20多年来,我在《华夏酒报》上发表的拙文有100多篇,每次登出来,我便要和原稿对照一下,看看编辑老师都做了哪些修改,这对我以后写稿有很大的促进和帮助作用。

在此,感谢《华夏酒报》的领导和编辑老师们的鼓励和斧正,一篇篇接地气的稿件陆续被采用,而她也必将引领着像我一样热爱酒瓶收藏的读者走向更宽更广的新天地。

(作者系湖北省收藏家协会顾问、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武汉收藏家协会顾问、湖北省收藏家协会酒文化分会顾问、武汉收藏家协会酒文化委员会顾问、中外酒器文化协会荣誉主席)

编辑:闫秀梅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大咖齐聚“莲城”,共商区域酒企文旅转型
下一篇:千商大会成为酒业“风向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