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传承创新,老名酒迎来新机遇
2019-07-10 14:37:30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刘玉婷   

到访宝丰的这天,是酷热盛夏。辽阔平原上的宝丰县,骄阳似火。

宝丰酒业的老厂区,五十余年的建筑历史,低调藏身于县城中心的街道间。恰有一阵风吹过,蒸汽弥漫,清香四溢,时刻提醒着人们,这里坐落着十七大名酒之一的宝丰酒业。

沿酒厂一路参观,渐入深处,20世纪70年代末标志性砖混结构的红墙铁窗建筑群,迎面而来,直击内心。岁月感演绎着这座老酒厂的隐性气质,外墙面上斑驳的苔藓留痕,酿酒车间屋顶被酒气常年晕染着,阳光透过高窗缝隙折射散开,光晕便渲染开来。摊晾拌曲的中原汉子,号角嘹亮,虎虎生威。

这是种让时光慢下来的魔力,经年累月。

此时此景,回想先朝,在这片盛产陶制酿酒器、饮酒器的风土之上,万家立灶,千村飘香,烟囱如林,酒旗似蓑。

宝丰酒,便此般传承至今。

坚守传统,创新工艺

宝丰酒业总工程师、中国白酒大师卢振营,是1984年3月进入酒厂工作的。

到宝丰的第二年,29岁的卢振营被提拔为负责酿酒技术的中层干部,化学专业出身的他,除了肩头的重担,分明已经预感到自己的人生轨迹,在接下来几年里,将发生重大转折。

“人生经历一切顺其自然,路是在走的过程中形成的。我能够干一辈子白酒,年轻时想都没想到。”卢振营说。

当时的宝丰,正在憋足力气准备一场“硬战”。

在1979年第三届和1984年第四届全国评酒会上,宝丰酒被评为国家优质酒。“在这个基础上,再使把劲,拿下国家名酒的荣誉,是当时宝丰的最大目标。”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这种压力与责任,始终伴随着这个酿酒新兵。

事实上,宝丰自建厂以来就有不断改进工艺的冲劲儿。

1965年,宝丰酒厂进行了第一次严格意义上的技术改革。发酵期由原来的一周延长至20天,用曲量由28%降为20%,并增添生香酵母发酵、回沙发酵、回醅发酵等技术。

后来,酒厂技术人员在原工艺基础上继续大胆尝试,改“老五甑”续米查法为“清蒸二次清”。发酵时间增加到25天,由“混级”摘酒改为“量质”摘酒等酿造工艺。

而到了卢振营这一代,酿造工艺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提升。进入酒厂之后,卢振营走上了技术派之路,许多酿酒技术创新成果,都是在他供职于宝丰酒厂科研所期间取得的。

“我任科研所副所长,压力相当大,在压力下边学习边工作,当时书上的东西很少,只能实践中去学,学中去干。”卢振营说,他从一开始就抱着谦虚的态度,投入精力与时间不断磨砺学识技术。

现任宝丰酒业常务副总的中国白酒工艺大师葛少华,在卢振营任科研所副所长的1985年,为了深造理论功底、学以致用,由酒厂安排进入湖南轻工大学发酵工程专业系统学习发酵知识。

学成归来,葛少华带来了现代酿酒科技,用复合式酿造方法提升酿造效率。这种融合了传统经验与现代科技于一体的酿造方式、程序在宝丰酒业日益成熟,成为提升宝丰酒品质的重要基础。

品质至上,一举夺冠

这场“硬战”,宝丰准备了整整五年。

在老宝丰人的丰富经验上,宝丰酒业技术团队,继续发扬“清蒸二次清”的传统酿造工艺。

再改进,再求精,宝丰酒业全副武装,迎来了1989年第五届全国评酒会,这是国家有关部门最后一次举行名酒评选活动。

1989年1月10日至20日,由中国食品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五届全国评酒会在安徽省合肥市举行。评酒按基层申报的产品香型、酒度、糖化剂分类进行品评。香型分为酱香、清香、浓香、米香、其他香型5类。

这届评酒会上,参赛的白酒共计366种,国家评委44人(另有34名特邀评酒委员),参赛酒数及评委人数比上届白酒评酒会均超过一倍以上,含金量可见一斑。

会上,宝丰酒荣获国家金质奖,由优质酒晋升中国十七大名酒之列。对宝丰来说,这是场具有战略意义的大胜仗。

直到今天,讲述起这段经历,年过六旬的卢振营依然记忆犹新。对一个酿酒人来说,这是人生的宝贵经历,而对一个酒企来说,更是里程碑意义的转折。

自此,历时五届的全国评酒会,造就了一幅中国国家级白酒的强势阵营图,共同描绘出新中国顶级白酒的兴盛史,推动了日后中国酒业的规范与高速发展。

名酒归来,带来了宝丰酒业翻天覆地的变化。

传承创新,再铸辉煌

《华夏酒报》记者在采访宝丰酒业董事长王若飞时,这位年轻的当家人给人的感觉,跟窗外老酒厂甚为克制的古朴美学,是如此契合。

从健力宝手中接过宝丰时,如何振兴老牌名酒厂的重担,落在了王若飞肩头。

回溯宝丰酒的历史,其几经改制,最后洁石集团入主,一直坚持做清香、扩大清香型白酒产量。宝丰酒先后荣获中华老字号、非物质文化遗产、纯粮固态发酵认证等荣誉。

王若飞认为,这些成绩与宝丰酒业在清香白酒酿造工艺上的传承与创新息息相关。宝丰酒业先后设立了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和河南省清香型白酒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兴建了科研大楼,与江南大学、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等国内一流大学和科研院所合作,积极开展科研攻关活动,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

“当下的宝丰,真的需要一个机遇。”王若飞告诉记者,“我觉得70年的宝丰依然很年轻,老宝丰人给了我们国家名酒的光环,更给了我们无可替代的传统工艺,这些财富需要我们传承创新、发扬光大。”

采访结束后,记者翻阅史籍,竟有满面春风、茅塞顿开之感。

唐代李白游龙兴赋诗曰:“元子合逸趣,而我饮清芳。”《宝丰县志》载,宋神宗时,知名的理学家程颢曾监酒于宝丰,并留下了“酒务春风”的佳话。金代诗人元好问写下了“春风着人不觉醉,快卷更须三百杯”的诗句,盛赞宝丰美酒。

历代文人豪客,每每谈及宝丰酒,总喜欢用“春”字,颇有趣味。

回想采访时,王若飞说的“宝丰在等下一个春天”,意味深长。

编辑:王玉秋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川酒黑马如何借“酒庄酒”C位出道
下一篇:品牌战略,为清香崛起注入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