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年夜饭的这坛酒,我们准备了一年
2019-01-23 09:40:09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刘玉婷   

世间万物,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过年的光景,更是与食物紧紧相连。

这句话,在中国人的年夜饭里得到了完满诠释。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接玉帝;二十六,炖大肉;二十七,宰只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满街走。”

对美食的迫切,从年的这头儿,到年的那头儿。

无论我们祖辈在厨房一代一代的操持忙碌多么迥异,殊途同归,我们终将会一样地念旧。时代再怎么飞奔,我们还是留恋着那样一桌豪华大餐。

过年最急,急着买票,赶着回家。到了家,年夜饭反倒不急了。

食物之美,在于沧海桑田,在于时间酝酿。年夜饭最不急的就是时间。小火慢炖,文火蒸煮,饭尚未熟,屋里很暖。等到整个屋子弥漫着年味的时候,年就到来了。

年的味道,似乎就是记忆中厨房灶头的味道,年年岁岁,暮暮朝朝。

华夏大地,一方水土一方儿女,过年的方式自是不同。分属各地的独特风情与风土,以极尽夸大的方式,出现在了年夜饭的餐桌上。

广东人的年夜饭讲究好彩头,以发菜蚝豉炖猪手来期盼来年“发财就手”,又以年糕切片,油锅煎香,黏稠软糯,祈求“年高”。而到了海派江浙沪,当地人喜在春节期间喝“元宝茶”,祝福恭喜发财。

而“辣味”四川,年夜饭倒是更为推崇“腊味”。年前家家户户便备足了料,依循着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制作工艺,腌熏风干,一道烟熏腊肉拼盘,可以吃到来年开春。

东北西北倒要热闹豪爽得多。东北的猪肉炖粉条,大碗上桌,热腾腾,沉甸甸,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暖意,是山珍海味都替代不了的重头戏。而西北人的孜然羊肉,香味浓郁,肥而不腻,自带天苍苍野茫茫的豪气。

年夜饭的收官之作、敲着筷子隆重出场的,便是那坛精心挑选的酒了。

再丰盛的年夜饭,没了那坛酒,总觉得没了精气神儿。

喝什么酒,是有讲究的。虽然各家讲究不同,但年货筹备大军唯恐漏掉谁的口味,必定是样样俱全的。

黄酒入烫壶,加姜丝,翻个滚,便可小口抿着喝了。白酒敬长辈,仰头下肚,香中带辣,连忙夹菜下酒,却最为悠长。啤酒倒是干脆,无须推辞劝说,一杯杯接连下肚,最是哥们情意。再不沾酒的女人,在这年夜饭上,怕也是要喝点葡萄酒的,唇红酒红,不一会儿面色竟也红晕起来,继续张罗着一家老小。不含酒精的饮料是一定要给孩子们备足了的,趁着长辈们的酒兴,讨几个新年红包,便成群结伴地跑开了。

怎么喝,也从不含糊。年夜饭的酒,要慢慢喝。

推杯换盏之间,吉利话一茬接着一茬。想念了一年的人儿,盼了四季的儿孙,挂念了365天的老人,还有那攒了一年的家长里短,怀揣着放不下的小心思,都在这酒里,通通坦露。想要留住上年,又忍不住期盼来年。

菜肴是吃不完的,讲究年年有余。但是杯中酒是要一饮而尽的,意犹未尽,年夜饭还没下桌,来年的酒便开始期待了,新年也就真的来到了。

喝的是酒,品的是情。酒过三巡,最珍贵的,还是情谊。

中国年,过的从来不仅仅是这个“年”。年的外延升华了,不再是单独的吃,而是绵绵升起又萦绕不散的情。

过年,是好好吃一顿年夜饭,而这坛酒,是一起过年的心情,是此时此刻那碗小火慢炖了整个午后的一饭一蔬里的全部情感。

这个春节,您准备年夜饭喝什么酒?又想跟谁碰个杯呢?

编辑:闫秀梅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破百亿,古井贡向一线迈进
下一篇:2018中国酒业流行语之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