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一场葡萄酒产业的变革正在中国发生
2018-05-29 19:54:29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鹿强   



 

查理·阿托罗拉(Charlie Arturaola)是享誉当今国际餐饮界和葡萄酒界的传奇人物,上世纪60年代初出生于乌拉圭的西班牙巴斯克移民后裔家庭,80年代移居美国。

查理善于学习和交流,精通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意大利语5国语言,拥有丰富的人生旅历,30多年的专业经验赋予了他令人眼花缭乱的众多身份和头衔,包括品酒师、美食家、大厨、大学教授、导师、酒评家、企业家、世界著名大赛资深评委、买手、电影明星、电视栏目主持人……

《华夏酒报》记者和查理的相识是从二人作为评委参加2018(北京·海淀)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奖赛开始的。

查理担任第3品鉴小组的主席,他很快而且十分肯定地指出一组样品来自摩尔多瓦,评委们为他令人惊奇的品鉴能力所倾倒,纷纷为他鼓掌,向他致敬。

要知道,能够从来自全世界9000多种不同产区的样品中通过盲品快速、准确地辨认出像摩尔多瓦这样相对冷门的产区是需要深厚功力和天赋的……好奇心使我有了马上采访他的冲动,我迫切地想搞清楚:查理靠什么成为了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顶级品酒师?他为什么能够拥有如此丰富的生活经历?一个世界著名的品酒师和学者为何对演艺事业情有独钟?他又是如何兼顾和平衡如此众多的角色?他对中国葡萄酒产业的印象是怎样的?

三天之后的早晨,带着如此众多的问题和一丝紧张,我提前来到了相约的酒店大堂,当查理兴致勃勃地走来时,我那一丝紧张和拘束立刻烟消云散了,我意识到今天的会面和访谈将会是轻松和愉快的。

查理是一个很有亲和力和个人魅力的大块头,用他的话来说,这得益于他对美食和美酒的偏爱。灰黑色披肩的长发,宽阔而和蔼的脸庞,经过仔细修剪的银色山羊胡须,成熟、知性的宽边眼镜、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和声音,这一切都迅速地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简短的几句寒暄之后,第一次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我们竟然像老朋友一样开启了访谈的话题。

《华夏酒报》:查理,首先十分感谢你在百忙之中接受《华夏酒报》的独家专访。

查理:我很高兴接受你的专访,你很准时,这点很好,我喜欢同守时的人打交道。我一入住酒店就在房间里看到了《华夏酒报》,我仔细地阅读了大赛的特刊,办的很不错,内容很详实,而且特别及时,真不知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华夏酒报》:“这是你第几次来中国?是否有机会参观中国的葡萄酒产区,你对中国葡萄酒的总体印象是什么?对中国葡萄酒产业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查理:“这是我第三次来到中国,我很喜欢这个国家,我可以在这里做很多事情……2007年我和妻子结婚以后第一次来到中国,2013年我们又来了一次,呆了一个月,我们到过西安、重庆、成都和阳朔,每到一处,人们都很友好。我对明清两代的历史特别感兴趣,我现在想学习更多的中文去了解这方面的内容。很遗憾由于工作繁忙,我还没有时间参观任何产区,希望以后有机会走走看看。”

“但我对中国的葡萄酒是有印象的,我喝过一些中国葡萄酒。10年以前我第一次品尝了中国葡萄酒,是一瓶品丽珠,我个人更喜欢赤霞珠,那时的品质还很一般,仅仅能喝而已;这几年很多私人的精品酒庄纷纷崛起,采用国际化的品种,投入了很多的激情,竭尽全力地提高葡萄酒的品质。我在美国就听说了山西怡园酒庄,在国际市场上的名气已经很大了……现在LVMH旗下的MOET都已经来到了中国,我认为这太棒了,中国的葡萄酒产业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前几天,一家电视台采访我,问我如何看待这场变革,目前还缺少什么?我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应该把世界上更多的行业内的专家请进来,加强交流与学习,让更多的专业人士尝尝中国的葡萄酒,听听他们的意见,并学习如何在国际市场上营销与推广……这场产业变革不但在中国,在世界其它国家也正在发生。中国人做事总是很完美,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把葡萄酒的品质搞上去,就这么简单。最近,宁夏方面希望我过去参观考察。”

《华夏酒报》:“你确实应该去看看,那是一个很有前景的世界级产区。”

查理:“中国文化对我太有吸引力了,我在美国经常做刮痧、足疗。我觉得中国人的生活太有意思了。总的来说,中国葡萄酒产业的变革是很值得肯定的,现在很多酒庄都采用了国际化的品种,但是并没有丧失自己的区域特色。这特别好,这说明他们认真地研究了自己的风土……来到这里之后,我尝了起泡酒,做的真的很棒,如果盲品的话,很多人可能会认为这是喝的法国香槟呢。”

《华夏酒报》:“谢谢,查理。你是世界顶级的品酒师和葡萄酒专家,你是否认为葡萄酒流行风格正在发生一场转变,由浓郁、强劲的风格正趋向优雅、细腻的方向,比如前些年,人们比较偏爱一些酒体特别丰满,浓郁强劲的‘大酒’,但现在,通过这次大赛,可以很明显感受到评委和专家们似乎对那些过于修饰或者掩盖了葡萄本来面目的产品失去了兴趣,他们更偏爱自然、清新和优雅的东西。”

查理:“是的,你说对了,你提到的崇尚那种‘大酒’的风气正在消退。”

《华夏酒报》:“那么你本人是相信这种说法了。”

查理:“是的,我完全同意你的这个说法,我喜欢的风格又回来了,我本人比较偏爱波尔多,我喜欢有一定酸度的东西,当然葡萄酒的结构、平衡度都很重要,我不喜欢味道过于浓郁,过于甜腻……我在这个领域从事专业工作已经30多年了。你会发现波尔多和勃艮第的葡萄酒很多酒精度只有12.5度,但是很棒,而且有很强的窖藏潜力,而现在绝大部分产品在13.5度。”

《华夏酒报》:“为什么会这样,背后有什么原因吗?”

查理:“原因是人们的口感与二、三十年前发生了变化。大约在10多年之前,人们开始偏爱有力量的、有味道的葡萄酒,就像意大利的阿玛罗尼一样。但是好的葡萄酒是要有窖藏潜力的。”

《华夏酒报》:“但是,查理,一些有力量的酒也是可以窖藏很久的呀?”

查理:“是的,那必须有足够酸度、单宁、酒精度和残留的糖分。我在家里经常喝97年、99年、2001年和2005年等年份的葡萄酒,如巴罗洛、布鲁奈罗、波尔多、葡萄牙的葡萄酒,有时也喝西班牙的里奥哈。我很幸运,我的酒窖里藏了3000多瓶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曾经有4000多瓶,这几年喝了不少……有时味道太重未必是什么好事,这次大赛,你也看到很多评委对味道太重和过分甜腻的产品打分不会太高。尽管有的人还是喜欢这种风格。总的来说,现在的葡萄酒更加注重风格的优雅和均衡感,或者说,嗯……”

《华夏酒报》:“更加令人愉悦的!”

查理:“对极了!我们也要考虑气候变化的因素,现在的葡萄酒酒精度普遍比30年前高了。温度太高了,一些葡萄品种的表现会受到影响,除了赤霞珠,我最喜欢两个品种,小西拉和仙粉黛。”

《华夏酒报》:“我和你一样也特别喜欢小西拉。”

查理:“我太喜欢小西拉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它有特点,一种葡萄酒失去了自己的特点,它就什么都不是了。这也是我一直提倡的要让中国的种植师和酿酒师一起做出有特色的产品,中国现在有国际化的品种,你们有技术,你们也有很好的葡萄园。我常说,一个没有自己特点和灵魂的葡萄酒产区不能称为优秀的葡萄酒产区。怎么才能实现这一点呢?还是那句话,‘走出去,请进来’,加强交流和学习。有些国家和产区也想这样做,但他们没有条件,说白了,没有钱。中国有这个条件,有资金,中国完全可以做到。你知道阿根廷的葡萄酒产业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吗?其中一条他们很注重交流学习,10几年前,我就经常和一些朋友受邀前去交流考察……你们请了很多的法国专家,这很好,范围可以更广些。不管他们说什么语言,现在葡萄酒是相当国际化的产品。土耳其生产很好的葡萄酒,葡萄牙也出产高质量的葡萄酒,加拿大的奥肯那根山谷也出产优质的产品,你应该很了解这个产区。我太太就特别喜欢奥肯那根Mission Hill的产品,下一次我给你带一瓶窖藏了10 年的Oculus。”

《华夏酒报》:“谢谢查理。”

编辑:王丹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一场葡萄酒产业的变革正在中国发生

上一篇:2018(北京·海淀)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奖赛中国区榜单出炉
下一篇:新老交替,“少壮派”掌舵巨头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