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五粮液国家名酒周刊)姐姐的订亲酒
2015-04-29 08:00:11   来源: 《华夏酒报》   作者:本报记者 曾重荫   

  姐姐22岁那年,幺姥姥给她提亲,对象是邻文章来源华夏酒报村新家坪组的刘哥。

  幺姥姥说,别看他们家屋子窄、田地薄,但人勤快,容易翻身;他们家还种得有大片李树,每年都能卖好多钱的。

  幺姥姥催促得紧,六月尾上,母亲、幺妈陪同姐姐去看亲。走的时候,由幺姥姥安排,对方打发了一瓶52度的尖庄酒、一块鲜肉、两包糖,还有一大筐李子,算是订了亲。

  鲜肉、糖和李子,很快变成了我们的美味;唯有那瓶尖庄,父亲看了又看,闻了又闻,还是舍不得喝,回屋放箱子里好好珍藏。

  没过几年,刚上初三的我,倒霉地生病了,头昏眼花,四肢无力。家里人急坏了,送我去检查,但吃了很多药都不见效。

  无奈之下,父亲想到了底蓬红山寺医院,里面一个少有走动的亲戚,虽说她只是个护士,但熟悉医院里的情况,找她打点打点,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医生。

  父亲抖抖缩缩地拿出那瓶原封不动的尖庄,颠来倒去地看了好一会儿,才放进一个红布口袋里。叫我们上街后再添两包杂糖,才去医院里找人。

  我和姐姐天亮就出发。那时不通车,20公里的路程,只能步行。大热的天,我和姐姐都晒蔫了。尤其是我,走一段就得歇会儿。

  姐姐说:“看出来没有?老爸舍不得这瓶酒送人呢,他也舍不得喝,只想把它留着做纪念。”我说:“这是你的订亲酒嘛,女儿的终身大事,一辈子都押进去了呀。”姐姐摸摸这瓶酒,眼睛模糊了,说这酒真香哦,听说是宜宾五粮液酒厂生产的,要好多种粮食加工才能做出来呢。

  到医院都快11点了。姐姐让我在过道里看行李,她去找人。可是没过多久,我熬不住,居然在竹椅子上迷糊起来。姐姐突然把我推醒,问我东西呢?我一看,糟了,口袋不见了!一定是我打瞌睡时,被人顺手牵羊了。

  姐姐气急了,正骂我没用的时候,一位不相识的婆婆走到我身边,她手里提着那个红布口袋,边递给我边说:“妹儿,以后小心点,要不是我刚才唬着那混小子,帮你追回来,你的东西就真的没了……”

  我和姐姐望着婆婆,不知该说什么好,唯有两行热泪滚落下来。

(作者系四川省江安县财政局工作人员)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赵果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五粮液国家名酒周刊)姐姐

上一篇:(五粮液国家名酒周刊)夜微凉,人微醺
下一篇:(五粮液国家名酒周刊)高端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