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收藏 > 正文

一片痴心在玉壶——记酒瓶收藏家黎福青
2015-12-21 14:08:38   来源:   评论:0


   

      我与黎福青先生的交往始于1995年,当时的我正负责《华夏酒报》的副刊编辑工作,常能收到黎福青先生寄来的有关酒瓶收藏与鉴赏方面的文章,由于工作和藏友的双重关系得以与黎福青先生保持着长期的通信往来,结成了忘年之交。


      1999年岁末,我奉命到云贵地区进行新闻采访,顺路到湖南株州探望了一下从未谋面的老朋友。当我走进黎福青先生创办的《梦瓶斋家庭酒瓶收藏馆》,恍若进入了“阿里巴巴”的藏宝山洞,又似进入了一个酒瓶的海洋。十多平方米的客厅四壁全是高到房顶的博古架,上面密密麻麻摆满了造型各异的酒瓶,此外,在卧室的床底下、餐厅的冰箱上、书房的书架里都摆放着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酒瓶,这些酒瓶仅是他收藏品中的一部分,在黎福青的工作单位株州工人文化宫,他还借用了一间收藏室,收藏着数量不菲的酒瓶。丰富的藏品令我这个经常出入全国酒厂、见识颇多的华夏酒报记者也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其中一些酒瓶中的珍品更令同为酒瓶收藏爱好者的我垂涎三尺,羡慕不已。


沉醉酒瓶


     雨果有一句名言:“收藏家就是具有非凡毅力的普通人。”黎福青就是这样的普通人。


  年近古稀的黎福青从事文化工作四十多年,先后在湖南电影制片厂、株州日报社、株州市工人文化宫等单位从事群众文化工作,他还是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和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所以他收藏酒瓶自有他自己独到的文化眼光。


     说起收藏酒瓶的历史来,黎福青感慨万千。他清楚地记得收藏的第一个酒瓶是“春瓶”, 当时“四人帮”倒台后不久,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酒类包装日新月异,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各式酒瓶应运而生,黎福青逛公园时看到一个废弃的“春瓶”, 精美的设计吸引了他的目光,令他爱不释手,就带回家来仔细清洗干净后摆上了台面,成为他的第一个收藏品,从此他一发不可收拾,陷入了收藏酒瓶的痴迷之中而不可自拔。数年后的一个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的酒瓶架上摆满金碧辉煌、千奇百怪的酒瓶,以为仙风道骨的文章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老翁突然出现,送上一个异彩古瓶给他,喜得他骤然惊醒。从此,他把收藏室命名为“梦瓶斋”。株州楹联学会会长龙普成因而撰联赠他曰:“梦中故国神驰,屡与青莲邀月醉;瓶里豪情海阔,可供玉  泛舟游。”


    收藏初期,黎福青是来者不拒,什么酒瓶都收集,当收藏到一定数量之后,他逐渐为自己定下了三个收藏条件:一必须是陶瓷酒瓶,玻璃酒瓶不收藏;二酒瓶必须造型特殊,普通酒瓶不收藏;三必须有文化内涵,无品味的酒瓶不在收藏之列。


   黎福青喜欢旅游,因而旅游也成为其收藏酒瓶的一个手段。别人旅游总会给家人带回来一些当地的特产,而黎福青旅游归来塞满行囊的往往是各色的酒瓶。到张家界旅游,他捎回来了湘西土家族的“神鼓酒瓶”;漫游绍兴,他买的旅游纪念品是女儿红酒;畅游三峡,他带回了“姐妹亭”酒瓶;参观西安秦始皇兵马俑,他因寻觅兵马俑造型的酒瓶而耽搁了时间,还挨了导游小姐的一顿批评。


      在成语典故中,“买椟还珠”的行为是可笑之举,然而现实中痴迷成狂的黎福青却真有过许多次“买瓶送酒”的经历。有一次他到西安旅游,买了当地的“秦俑特曲”等几种酒,装满了旅行袋,为了“减轻负担”,他便请陌生的同路人帮忙喝掉瓶中之酒,惹得同路人以为此人神经不正常。


      收藏是人类文明的一种癖好,这种癖好有时会传染亲朋好友。在黎福青的熏陶下,他的亲朋好友们也加入到帮助他收集酒瓶的行列中来。大女儿到广州实习,节衣缩食只为能给父亲购买回来古朴的安酒酒瓶;二女儿在宾馆工作,宾馆餐厅的废弃的异型酒瓶就成了女儿孝敬父亲的礼物;500多元的财神酒瓶是儿子给父亲的生日礼物,连常常埋怨老头收破烂的老伴从鹰潭旅游回来也没忘记给他选购几瓶酒。


      谈及收藏酒瓶过程中的酸甜苦辣,黎福青更感谢的是社会各界朋友的无私帮助和鼓励。1997年中秋时节,偶尔结识的台胞易鹏先生跨海到株州探亲,特意千里迢迢从台湾带来了一套台湾“八仙过海”的酒瓶;四川沱牌酒厂的一位素不相识的小姐热情为他寄来了十二生肖酒瓶,像这样的例子很多。


      经过二十多年矢志不渝的努力,黎福青先生已经收集了各种造型奇特、美不胜收的陶瓷酒瓶1000多个品种,除此之外,他还收藏了一些各个历史时期的酒瓶酒具,如民国时期的锡壶、清代的方壶、明代的双面佛像壶等。


“痴夫独好”


      在别人眼中已成为废弃之物的酒瓶有什么收藏价值让其如此痴迷呢?


      黎福青如数家珍般对我侃侃而谈:“酒瓶是一种特殊的工艺品,集酒艺、酒史、陶艺、瓷艺、考古、文物、绘画、书法、诗词、雕刻、民俗、礼仪、医学、风景名胜等于一体,综合体现了悠久灿烂的东方文明,同时也反映了社会政治和经济状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酒瓶浓缩了一个民族的风貌。酒瓶收藏具有三大价值,首先是史料价值。通过酒瓶收藏可以了解某一酒品的发展史。比如茅台,它是我国的国酒,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了。在茅台酒厂博物馆里陈列的一只最早的酒瓶是一个土陶瓶,口小、颈短、鼓腹,是乾隆二十年的制品,瓶口以木塞封固,再盖以肠衣,用麻绳缠紧密封,瓶身贴有贵州省茅台酒的三角形简易商标。这样的包装确实过于古朴粗造,因而在1915年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不被西方人重视,幸亏我方人员急中生智,把酒瓶摔碎,酒香四溢,美酒的醇香震惊了博览会,终于获得了金奖。通过茅台酒瓶的收藏,可以了解到茅台酒的历史,并从中了解到一个世纪以来中国政治、经济的发展状况,给人以无穷的思考。”


       “其次是艺术价值。酒瓶是酒的载体,又是一种特殊的工艺品。无论从酒瓶造型、或是书画图案、诗词文学、酒名酒标,都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有着较高的艺术价值。”他随手拿起一个安酒酒瓶,一边抚摸着酒瓶的纹路一边对我说,“这个安酒酒瓶造型是贵州当地古老的滩戏脸谱,你看它面目狰狞,眼球突出,眉毛上挑,鼻梁高耸,嘴唇紧闭,表现了一种原始的、粗犷的美。这样的酒瓶在我的收藏品中还有很多很多。这些酒瓶都有着极高的文化品位,散发着迷人的艺术魅力,如果作为废物弃置真是太可惜了。”


      “三是科技价值。现代多姿多彩的酒瓶,是现代科技的结晶。就拿玻璃来说,由于原料配方不同,工艺不断改进,出现了晶质玻璃、石英玻璃、无色玻璃、有色玻璃、玉色玻璃、琥珀玻璃、微晶玻璃等,因而玻璃酒瓶也越来越漂亮。瓶口的封闭物,古时用肠衣、猪尿泡、木塞、松节油等,现代发展到塑料盖、金属盖、螺旋盖、防盗盖、防伪盖。在酒瓶包装上,又出现了纸质包装,相对玻璃陶瓷酒瓶来说,轻便安全,不易破碎,便于运输,成本较低,确是一大更新。通过酒瓶收藏,可以窥见到酒类包装的科技进步。”


      二十多年来,收藏酒瓶已经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黎福青曾自题《天净沙》词一首,词曰:“瓶花壶卉妖妖,碧阁翠斋娇娇,低唱浅斟陶陶。谁能钟情!惟有痴夫独好。”好一句“痴夫独好”。


造福社会


       “收藏是手段,研究是方向,展览是目的。”二十多年来,黎福青利用业余时间和丰盛的收藏品,对中国的酒文化以及包装文化潜心研究,成效显著,成为酒瓶研究方面的专家。在参观过程中,我在他的书房中发现书柜里是一排排有关酒文化和陶瓷艺术等方面的专业著述,黎福青说他自1997年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就把主要精力投入到酒瓶研究方面,搞研究写文章就需要购买书籍、查找资料,他从中增长了许多酒文化知识、包装知识和陶瓷知识。


      古语云:“观千剑然后识器”,黎福青观千瓶而有识,对酒瓶的设计已经颇有发言权。他把酒瓶收藏与实用结合起来,在《中国包装报》上发表了《当前酒瓶设计的缺陷与不足》一文,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反响。湖南新化瓷厂厂长何真临专门写信给黎福青交换意见,并派出4位技术人员专程到“梦瓶斋”参观,作为设计参考;株洲工学院的设计系学生搞毕业设计也来此寻找设计灵感。多年来,他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收藏》杂志、《华夏酒报》、《美食导报》、《中国包装报》、《中国经营报》等媒体上发表酒类包装研究方面的文章200多篇。


      在收藏界有这样一个标准:衡量一个收藏者成功与否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看其收藏品能否最大限度地发挥其社会效益,就是看他能否将个人藏品变成社会财富。为了能让更多的人通过观赏各色酒瓶,了解悠久的中国酒文化,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的日子里,黎福青将他的梦瓶斋家庭酒瓶收藏馆免费对外开放,台湾孔孟学会会长、当时96岁高龄的陈立夫老先生亲笔题写了梦瓶斋馆名,并委托杭州日报的一位收藏界朋友辗转送到黎老的手中。


      梦瓶斋家庭酒瓶收藏馆开放后,湖南常德酒厂、武陵酒厂、株州酒厂等许多酒类企业都专程派包装设计人员前来参观学习,山东景阳春酒厂的技术科长为搞新品酒瓶的设计工作,也千里迢迢的赶来求助,贵州天书酒厂的明峰厂长更是亲自带着他们厂新推出的天书酒前来与黎福青老先生切磋。当参观者向他表达感激之情时,黎福青坦言他内心的想法:“我希望我的藏品能造福社会,我更希望我国的酒瓶设计取得飞跃,在世界酒类之中称雄。”


       一位海外友人参观了梦瓶斋之后,连声赞叹:“原来酒瓶之中竟有这么宽广的天地!”著名作家聂鑫森参观后也留言赞道:“至梦瓶斋而如至美至善之境,犹如品甘醇醴酒,亘难忘矣!”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诗人彭华在致梦瓶斋主黎福青的一首诗中这样写道:


   梦里流金的瓶
   就真实整齐地栖息在中国株洲
   常青树般老人的梦瓶斋里
   如千里马被伯乐所识
   它们享受了最好的待遇
   容下长江黄河一样的情思
   斋中的瓶盛满理想  友谊  知识
   日日被无数爱慕的目光擦得埕亮
   遍身流淌金色光芒

     梦里流金的瓶
   它的光彩夺目来自一个老人执着的梦想
   打造一个瓶的天堂
   是他毕生无悔的追求
   记不清那些美妙的瓶在梦中
   曾多少次亮丽他疲惫的眼睛
   说不清为了寻找和收藏梦中的瓶
   他曾花掉了多少心血
   熬白了多少华发

   天亦有情  心诚则灵
   而今那些梦中的瓶如船
   从五湖四海不约而同
   驶进梦瓶斋
   高昂起他生命不息的旗
   旗语飘飘  痴心昭昭
   瓶中生长的春天和力量
   点燃老人夕阳中的黎明

   梦里流金的瓶
   今天就真实美丽地陈列在
   黎福青老人的梦瓶斋里
   成为中国收藏界的一大风景
   在众多爱心的呵护下
   明天它又将放出更璀璨的光
   擦亮世界的眼


    二十年来,黎福青执着、精心地收藏着他的藏品,构筑着无限的精神乐园,在并不宽敞的居室中,装点出匠心独具的梦瓶斋,让意韵悠长的中国酒文化在这里展现,让千姿百态的各式酒瓶辉映出中华文明的熠熠光彩。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中国酒业新闻网。

编辑: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一片痴心在玉壶——记酒瓶收

上一篇:没有专业鉴定机构 收藏老白酒难证真年龄
下一篇:捡漏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