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国际 > 正文

意大利贵族酒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
2015-12-21 11:57:41   来源:   评论:0

    在意大利托斯卡纳东南的一块名叫MONTEPULCIANO的土地上,自古以来就以景美酒香而著称,16世纪时候的教皇保罗三世,曾赞誉MONTEPULCIANO的瓶装葡萄酒是最完美的液体,而19世纪的时代伟大的作家大仲马更是不止一次提及这里的美酒。


    历史上,这个葡萄园面积仅1350公顷的土地所酿造的酒,长期只提供给当时的贵族家庭和教会高级教士阶层,于是这里的最高等级佳酿被誉为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即后来俗称的“贵族酒”。到了1980年,贵族酒也成为全意大利第一款法定DOCG等级的葡萄酒。


    此酒至少使用70%的SANGIOVESE(在当地叫做 PRUGNOLO GENTILE),允许混调一些当地的土生品种来酿造。从葡萄采摘后的1月1日算起,至少经过2年的橡木桶陈年,达到RISERVA则至少3年的培养。贵族酒年轻时候呈现宝石红色,随着陈年逐渐发展为转红,以红色莓果,玫瑰花,紫罗兰香气为主,口感优雅顺畅,酒如其名。


    最近,非常荣幸作为葡萄酒教育者和葡萄酒博客博主被邀请到了由意大利国家酒业促进中心和MONTEPULCIANO的行业协会联合举办的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的晚宴上,当晚遇到了四位千秋各异的“贵族酒”庄主,品味了多款不同年份的贵族酒,欢喜之余,不忘把当时所感,所学整理成文字,给自己一次美好的回忆经历,也想与更多爱酒的朋友一同分享。


    当晚拥有酿酒历史最悠久的贵族酒来自CONTUCCI家族,他们的名字很像享誉全球的GUCCI。CONTUCCI是MONTEPULCIANO历史最悠久的家族之一,从公元六世纪就开始居住在那片土地上。在14世纪文艺复兴前,已经开始酿酒的CONTUCCI,依然保留了祖先们酿酒的传统经验,并不断探索革新。


    除了大量的法国小橡木桶外,CONTUCCI的酒窖里存放着大量的1000-3000升的斯洛文尼亚大桶。庄主ANDREA告诉我,对于酒的陈年,我们非常尊重传统,也会积极创新。我们会根据每年葡萄本身的质量来调整我们所使用的桶。在陈年前,我们先选择什么样的酒来匹配什么样的桶,定期记录酒的发展和变化,每六个月我们会进行换桶的工作,如果酒体结构强壮,果味丰富我们会大胆使用新的小桶来继续陈年,如果相对弱一点的酒我们会选择旧的斯洛文尼亚大桶。


    VECCHIA CANTINA 的庄主仪表堂堂,酒庄的酒标在当晚被评选为最具有意大利浪漫风格的酒标,他解释道:酒标的含义即是天,地,人的象征,好酒需要好的风土和气候,我们在尊重这些的前提下尽力来创造令人满意的佳酿。


    这款06年的珍藏充满光泽,宝石红色,倒入杯中后立即散发出扑鼻的紫罗兰香气,口感饱满又带有绵绵的温和质感,配上鸭胸肉色拉,鲜美的肉香与回甘中的红色水果气息相得益彰,油然而生一种美食美酒最高享受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第三位庄主,SIMON是当晚最年轻的远朋,笑容可掬,又充满活力,仿佛披着亚平宁半岛的阳文章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光而来。IL MACCHINOE酒庄的产量不大,每年15000瓶左右,可是他却慷慨的把1998年的大瓶装带来与我们一同分享。回想起SIMON的言谈举止,忽然思绪中回荡起这样一句话说“宠物总是和主人样子很像”,此理也可再现为——酒和酒的主人如出一辙!因为SIMON带来了我喝到过的最热情洋溢的贵族酒。


    BOSCARELLI的葡萄园在MONTEPULCIANO的 CERVOGNANO,葡萄园位于海拔300米的充满钙质的河流冲击土壤上,每块园地都有四分之三米深的沙土,其上覆盖着小石头,粘土质的土壤非常适合种植的SANGIOVESE。


    葡萄采摘后先完成去梗破皮,压榨后再进小型不锈钢桶中发酵,发酵温度控制在28-30度,持续一周左右,淋皮会持续到发酵完成后的5-8天。去梗的步骤,配合上比发酵略微延长的淋皮步骤使得BOSCARELLI的贵族酒更加具有优雅圆润的香气和丰富有变化的口感。


    当晚的贵族酒基本每款酒都有新旧年份的对比品鉴。特别是BOSCARELLI的1999年份,如今回想起来,它充满优雅的草莓干,桑葚,玫瑰花香,边闻边品边与创造这些佳酿的主人们在一起交流学习的过程,仿佛把我的思绪带到很悠远的16世纪,似乎我也在那个画面中,与当时的贵族们一起,端起一杯佳酿,分享一段人生。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中国酒业新闻网。

编辑:刘震东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浅谈意大利贵族酒VINO NOBI

上一篇:2015年印度葡萄酒市场展望
下一篇:澳葡萄园降价,或为历史性抄底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