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酒商 > 正文

我卖的不是红酒,是“微醺”的生活
2010-07-02 14:11:20   来源: 成都商报   作者:沈雨霖   评论:0

      武文的名片有些特别,小小的一张纸片上是手写的“武文”两字,没有头衔。跟着就是“点醉”的地址和自己的手机号码、邮箱。仔细看,纸片泛着微微的红色闪光。“没有头衔,没有必要,店里的员工都叫我小武哥。”这个白净的成都男孩笑着解释。

      小武哥,今年25岁,宽窄巷子点醉红酒吧的少东家,家里是做建筑钢构生意的。他在这里做红酒已经两年。两年前,他还只是个爱好摄影立志艺术的“文艺青年”,一个普通的富二代。而如今,他天天穿着POLO衫在店里呆到深夜。“没办法,我们店的闭店时间是等到最后一个客人走,现在世界杯,有的时候会更晚。”两年的红酒经历很浅,但是却让他收获不少。如今,他已经在筹划开自己的第二家店。

      事情要追溯到2007年,当时,武文的表哥给朋友牵线,帮着盘下宽巷子的铺面。结果事情没谈成,武家四个80后年轻人:武文、堂姐、堂哥、表哥却受到了启发,“不如自己做,就当是小试牛刀经历一点商海实战。”更关键的是,年轻人抱团做事,能加强家族内部联系。四个人里有学法律的、学贸易的、学工商管理的,只有武文搞着跟商业不靠谱的摄影。他懂的,是艺术的调调。红酒、咖啡,当然也要这个调调。于是,武文在店里主管店面经营。姐姐武娇则负责红酒的进出口贸易,两个哥哥则分别负责策划和对外营销。

穿衣哲学  彰显个性,是对生活的理解

      有人说红酒终归是酒,算不得时尚。武文却认为不见得:时尚虽然从表面上看是服装鞋帽,但是最根本的却是彰显自己的个性。穿戴什么样的东西,选择什么品牌甚至开什么车,归根结底都是从自己的个性出发做出的选择。这些表象的背后,实际上隐藏着本人对生活的理解。在他看来,自己选择的红酒业可谓不折不扣的时尚行业。

     武文的穿衣哲学是“实用”,正式的场合他会精致装扮;平常很随意地穿ZARA和LACOSTE。坐在记者面前的小武哥就是一件水蓝色的ZARAPOLO衫,下面是有细细格子的灰色休闲裤,一双LACOSTE的新款白色软底便鞋,PRADA的黑色公文包。不过武文时髦得比较“低调”,比起衣服,他更看重鞋子和配饰。“说出来都有点不好意思,我常穿的鞋子就有20多双,加上不怎么穿的比较正式的鞋,总数大概有接近50双。”而箱包和皮具,他基本都偏向于买大牌,“我是学艺术的,比较看重设计,大牌为什么值得让我掏钱买?设计!”虽然一直到去年才购买了第一件真正意义上的奢侈品———一只BALLY的包,但武文觉得自己其实一直都“奢侈着”。“我一直喜欢摄影,十多岁的时候就花3000多元买了一部美能达,后来还曾经花过6万块钱买过一部机械相机。”武文看来,奢侈最重要的是寻找到,并享受到一种状态。这个办过多次影展的年轻人,一直坚持着自己“既想保持商人的外壳,又拥有艺术家的内在;挣钱的同时,坚持艺术理想”的念头。

红酒哲学 红酒的奢侈,在于消磨时光的享受

      话说回来,“单说红酒本身也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红酒背后的生活状态。”红酒其实算不上奢侈品,如果非要算的话,也只有名庄酒够得上资格。但是红酒本身的价格并不是红酒吧的关键,帮助成都人营造一种“红酒生活”,才是武文和自己的哥哥姐姐的终极目标。

      采访中,武文反复说起自己的终极目的并不是为了卖酒,虽然身上披着商人的外衣,但最不愿意的事是别人把他看作一个酒吧老板。“什么是红酒生活,我可以举个例子:在法国一个不知名的小镇,我曾经看到过一对老年夫妇,一张桌子一张凳子坐在路边上,他们并不干什么,只是每人端着一小杯红酒一边看着路上来往的人流,一边浅酌。这种一点微醉,消磨时光的享受,就是红酒给生活添上的色彩。”正是因为这样,宽窄巷子武家兄妹的红酒吧,名字就叫“点醉”。

      品红酒,也要讲规则。在开店之初,武文就使用了与其他红酒销售完全不同的方式———不设立红酒的酒水单,改为设立红酒的选酒区。“成都人的红酒消费还处于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大部分的人都还在赶时髦,落到消费上就是看着价格来点酒。在我们这里,酒牌都没有价格,就是想促使客人说出他自己的需求。”只有让客人首先说出自己的需求,品酒的时候才能最直接地体会到“口感”里包含的一系列红酒妙处。“最奢侈的,是时间。”武文最愿意看到的,是有客人邀上三五好友来点上一瓶红酒,细品、聊天,然后酒后微醺谈兴渐浓。这才是他眼里的“红酒生活”的真正状态。

经营哲学 让红酒吧跟上“时间点”

     武文对红酒略有心得,但仅限个人兴趣。转到经营层面,还有不少门道。了解成都市面上所有经营红酒场所的特色,装修、服务、酒的种类等,掌握各种红酒价格,这是基本的;重要的,他要品更多红酒,才能懂得口感背后的东西。而最最重要的,则是让自己的红酒吧跟上“时间点”。这个时间点,在刚开业的时候,是必须挖酒窖。“2007年,整个成都还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地下酒窖,但是酒窖是必须的。而现在,成都的酒客对红酒的了解还不够,跟上时间点就必须在店里配备专门的导酒师,他会根据客人的需求和接受情况做出最恰当的建议,然后带领客人到酒窖选酒。我们正在对酒窖进行升级,升级完成后,藏酒量可以上万。而下一步,我在计划给店里的导酒师配上IPAD,这样他们在给客人服务的时候就可以第一时间借助网络答疑解惑。”

      时尚是分阶段的,人的年龄不同,所处的阶段也不同,除了游客,红酒吧的客人基本都在25岁以上。白天,客人可以喝着咖啡在艺术书吧区随手翻阅别处难得觅到的国外精美艺术书籍,看看油画、摄影作品。晚上,可在汉唐风格混搭后现代风的大堂里品位红酒。“以后我们的新店,除了‘点醉’这个名字和管理体系经营理念,其他一切都是新的。”武文很憧憬地说。


武文有问有答

Q:第一次接触一线奢侈品是在什么时候?

A:去年年底,一个BALLY的包。

Q:自己拥有的最贵的奢侈品是什么?

A:车,具体价格就不透露了。

Q:最喜欢的奢侈品品牌是什么?

A:没有特别喜欢的,只要实用就好。

Q:每年的时尚消费大概有多少?

A:没什么概念,应该在10万左右。

Q:最喜欢在哪里消费奢侈品?

A:澳门。

编辑:王玉秋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我卖的不是红酒,是“微醺”

上一篇:产品多元渠道成熟 银基集团未来发展看好
下一篇:酒实佳连锁酒屋吉林省首家店纳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