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吴书仙:与葡萄酒“执手到老”的女人
2007-08-08 17:27:41   来源: 《外滩画报》   作者:胡颖   评论:0

   翻看吴书仙写的文章:《西班牙的火炉》、《葡萄园里的下午茶》、《巴黎的私人盛宴》、《酩酊的春天》、《桃乐丝的酒会》、《加里尼西亚酒配铁板虾》,人们也许会惊叹,这简直是天堂般的生活啊。
  这次,她刚从智利考察酒庄回来,两个月里访问了13个产区的58 间酒厂,品了不下600种葡萄酒。“在一个地方不会超过两天,一直都在路上,非常的辛苦。”
  事实上,作为始终远离商业性活动的国内首位独立酒评人,盛名之下,葡萄酒并没有为吴书仙带来光环下奢华的生活。更多的是一种沉淀的心情,一种孤独却不寂寞的生活状态。
  吴书仙的住所位于上海一幢普普通通的老公寓里,厨房里一个大大的酒柜显示出主人的特殊身份。室内的一切似乎都与葡萄酒扯上了干系,墙上是不同葡萄品种的图画,柜子上摆满了她从世界各地搜来的各种酒器,卧室的窗帘也是镶着绿边的酒红色,一个巨大的瓷碗里放了不下1000个酒塞——你甚至很难从中找到两只重复的。
  “夏天,我最喜欢喝冰镇过的白葡萄酒,喝红酒容易上火。”此时,吴书仙取出细细长长的酒杯倒上白葡萄酒,用三根手指捏住杯脚,微微转一转,然后低头闻一闻散发出来的特殊香气,随即仰头饮下,一系列的动作那么熟练,又透着优雅,“我敢说在中国,我所品尝过的葡萄酒是最多的。”


  在世界各地的酒庄穿梭时,她都是牛仔服运动鞋,脖子上还会有一条印有葡萄图案的小方巾,遮阳帽是一定需要的,因为在酒庄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葡萄园里逡巡。葡萄园都在干旱少雨的石灰质土地上,葡萄树也不像我们郊游时采摘的鲜食葡萄那样可以爬藤遮荫,酿酒的葡萄树通常不到一人高,大白天走在果园里要面对火辣辣的太阳直晒。
  吴书仙最难忘在波尔多学艺阶段,那时正值冬天,阴冷潮湿,每天早上5点起床,哆哆嗦嗦地赶路,直到9 点才能到达酒庄。在葡萄园里的工作就跟老农一样,无非就是看看土壤,看看果树。跟酿酒师交流,要么在流水线上,要么在实验室里,要么就在黑乎乎的地窖中。吴书仙在世界各地葡萄酒产区的访问大多数都是一个人进行,除了不停地奔波,还要适应语言和人群的陌生感和孤独感。在偏僻广袤的葡萄园里,她的交通工具往往是溅得她一身泥泞的顺风车、飞得歪歪斜斜仿佛随时会掉下来的小滑翔机、在中转站必须带着时差等上18个小时的国际航班……
  葡萄酒的符号化在当下的中国是自然而然的,很难说人们到底是先爱上葡萄酒还是先爱上精致的生活方式。吴书仙却深知,葡萄酒这种优雅细腻的东西是如何由一种普通的农作物精心培养而成。她此生最向往的不是穿着礼服手持水晶杯在豪华的晚宴上与人寒暄,而是在乡下的葡萄园里,人烟稀少,每天傍晚和自己心爱的狗一起散步。 


编辑:张勇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吴书仙:与葡萄酒“执手到老

上一篇:中国古今酒类之最
下一篇:烟台葡萄酒城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