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酒精行业大洗牌 能否“洗”出春天
2007-08-06 09:05:44   来源: 《华夏酒报》   作者:石磊   评论:0


  日前,河南省发改委下发了《关于报送造纸、酒精、味精、柠檬酸淘汰落后产能的紧急通知》,其目的在于根据国家发改委精神,完成国家下达河南省的淘汰造纸、酒精、味精、柠檬酸行业落后产能的任务。可以说,河南省酒精制造行业正面临着一道门槛,为此,河南省酒业协会组织省内16家骨干酒精制造企业进行了联席会议,探寻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之路。
现状:
队伍庞大 “僧”多“粥”少
  河南酒精企业数量多,据初步统计,省内现有酒精生产企业80家左右,这其中既有天冠集团这样的国家级明星企业,有新乡酒精厂这样历史悠久的老牌企业,也有一批建成时间较短但设备水平一流的新兴企业,当然还有很多产能落后的小型企业,甚至还有些小酒精厂,缺少必要的执照注册,以“黑户”的方式存在,某些地级市甚至县县都有酒精厂,生产规模多为3000—5000吨左右,排污治理设备极度落后。
  总体来说,河南酒精行业目前的整体水平很不平均,对于有限的原料资源和市场蛋糕,庞大的酒精生产队伍使得“僧”多“粥”少,直接导致原料越来越贵、市场压力越来越大。
  针对这种现状,河南省发改委工业经济运行局分析预测处副处长曾颖雍表示,目前河南省酒精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产能存在过剩已经是客观现实,整合、淘汰不规范企业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要求。所以,依据国家已颁布执行的产业政策、行业发展规划、环保政策及国家标准,对于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环保评审不达标和超标排放的落后生产能力坚决依法淘汰,从而优化产能,已成为当务之急。但目前整改存在的主要阻力在于,不能笼统地对企业进行一刀切。针对目前的复杂形势,粗线条的做法很有可能达不到整合行业的初衷,反而对一些有规模、有基础的企业造成损害,而真正亟需大力度整治的“黑户”漏网。所以,在整改过程中如何正确合理地划分标准,对各家酒精企业进行定位,从每个企业的实际出发,以“一厂一策”的方针来执行这一政策,最终达到推进河南省酒精行业健康发展的目的,将成为下一步河南酒精行业整合的核心思想。要充分落实这一点,离不开广大骨干企业对于国家法规政策的积极支持,需要全行业自上而下共同合作、摸索。
  曾颖雍认为,对于各辖市的相关职能部门来说,在下一步工作开展过程中,应该认真研究现状,树立全局观念,抛开地方保护观念,真正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关于节能减排的决策和部署上来,酒精企业对于当下的整顿治理,应该以“机遇”的眼光去看待,这并不是一种压力,而是一种促进规模、规范发展的动力,通过彻底的盘点,对河南省的酒精企业数目、产能、生产技术、设备等各个方面形成清醒的认识。
  通过对河南省酒精行业现状的解读不难看出,对行业开展的清理需要坚持“稳、准、狠”。稳,即要使行业始终保持在科学健康的发展方向上,因为酒精企业为数众多且分布广泛,很多企业已经进行了数额可观的前期投入,如果在清理过程中把握不好“稳”的尺度,难免给行业带来动荡,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准,即要看准清理重点,牢牢盯紧那些违规生产、无证生产的企业,首先治理好这些影响行业健康的“污染源头”;狠,即对治理目标必须严格严肃,通过上下级的配合将之彻底清除,连根拔起,否则,这些小企业一遇适宜的时机环境,又将很快滋生,使行业治理整顿的步伐原地踏步。
企业:
这个门槛不好过
  对于酒精厂来说,此次盘点的“机会”更像是一道门槛,按照国家所颁布的治理标准,酒精行业将主要淘汰高温蒸煮糊化工艺、低浓度发酵工艺等落后生产工艺装置,对于年产3万吨以下的酒精企业,予以淘汰。依据这一标准,河南酒精企业所面临的最大压力将来自年产量标准,特别是各地的骨干酒精生产企业,经过前期的技术设备投入之后,其生产工艺、排污处理设备已经达到了较高水平,最令企业感到头疼的就是年产量3万吨这一标准线,由于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原料价格的水涨船高,不少企业都难以保证满负荷生产,长期处于一种“按需定产”的状态中,虽然这些正规企业的设计生产能力都在3万吨以上,甚至不乏产能达到7万吨以上的大型生产线,但问题在于如果这些企业实现产能最大化,市场是否能消化掉这些酒精产品?如果不能充分消化这一数量的酒精产品,那么企业在生产成本方面的很大一部分投入将转为包袱。所以,面对年生产量达到3万吨这一标准线,很多企业陷入一种两难境地。
  围绕这一问题,河南的骨干酒精企业广泛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概括起来,这些意见主要是从企业状况出发,探讨酒精企业未来的出路,同时还需要哪些外部支持。必须承认,目前河南省酒精企业面临的危机很大,这绝非仅仅“年产3万吨”这一标准所带来的危机,而是整个产业还没有找到一条健康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其中包括原料集散问题、排污治理费用问题、市场价格协议问题等,如果这些问题能够得到根本解决,那么所谓“年产3万吨”这一标准,对于河南的规模型酒精企业而言是不成问题的,所以他们一致认为,此次盘点治理,需要本着“治标必先治本”的整体思路。
  遵循这一思路,各酒精企业探讨了化解当前危机的措施与方法,对于原料集散问题,来自新乡的一家酒精企业负责人提出,与企业周边农户开展深层次的沟通合作,与农户形成合作联盟,将有助于企业在成本方面减轻压力。这位负责人具体介绍道,生产原料价格持续攀高,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市场对手太多,彼此间大打原料争夺战,共同把价格哄抬上去的。想扭转这一局面,需充分发挥规模酒精生产企业的影响力、号召力,从为农户服务做起,利用企业生产产生的可用水、电力等设备,解决周边农户灌溉、用电等实际问题,通过这些扶持工作与农户结成紧密的合作团体,从而获得原料竞争方面的优势。据了解,该酒精厂在一年多前就开始实施这种互动式的原料供应体系,目前已收到良好的效果,农户主动将农产品优先提供给“结盟”企业,同时由于合作使得双方关系紧密融洽,也大大减少了价格虚高问题,并且保障了原料质量,可谓一举三得。
  对于排污治理的费用问题,一直是酒精企业关注的头等大事。经讨论,各企业负责人达成这样的共识:一年下来,依法缴纳给环保部门排污费用对任何企业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与其每年背负着这样的重担艰难前行,不如花大力气进行技术开发、设备升级。一位企业负责人特别指出,虽然年产量3万吨以下的酒精企业是重点治理对象,但对于规模化的酒精企业来说,如果在治理上不重视,那么必然导致技术、设备无法得到充分利用,这样所带来的后果,反而比那些小型企业更为严重,也必然为自己背上更沉重的经济包袱。相反,生产规模有限的企业,完全有可能在排污治理上做出成绩,从而达到开源节流的目的,一样能在市场上活得很滋润,所以,酒精企业面对眼前这道门槛,在排污治理方面,必须明确这样一个道理:环保就是保自己。
  由于激烈的竞争,目前河南酒精市场上也出现了价格战的苗头,而对于那些规范生产的正规企业来说,更遭遇了巨大的冲击,因为其产品价格与小型酒精加工厂的产品相比处于明显劣势。为解决这一难题,河南的一些酒精企业从几年前开始构建区域性的价格同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短时间内将酒精价格稳定在一个大家可以接受的水平上。但这种价格同盟的不稳定性显而易见,无法保证大面积的市场价格平稳,也不能长期有效地运行下去。所以,作为骨干酒精企业,很希望利用这次的盘点清查机会,对通过非常规手段降低生产成本,扰乱市场环境的小企业甚至小作坊,进行彻底的关停治理。
未来:
跟着市场走 紧握住政府的手
  把广大企业所提出的实际问题,以及其共同探讨的解决途径综合来看,酒精产业想迈过门槛,必须以市场为导向,并且十分需要政府方面的引导与支持。
  目前,除燃料乙醇外,酒精仍是国家限制类产品,按国家有关规定,对新建和扩建的酒精企业不予发放食用酒精产品生产许可证,这意味着骨干酒精企业必须从现有的产能、设备中挖潜。上面所提到的与农户结盟合作、进行排污技术升级以及企业联盟,实际上都是酒精企业挖潜的种种尝试。这些措施都是从实际出发,以市场为导向,必然有其积极的效果,但也有很大的局限性,需要政府部门的宏观引导和大力扶持。
  新乡酒精厂一位负责人认为,酒精产业的治理最终离不开市场这个天平,无论是国家出台的法规政策,还是地方颁布的监督标准,甚至区域间的企业协议,都只能起到促进、导向的作用,实际上,对行业进行治理的最终目的是定位在打击那些非法生产、没有注册在案的小企业、黑企业,他们才是真正危害行业的源头。如果单一地用年产量作为划分标准,有可能由于地方保护的原因使得这些打击对象成为漏网之鱼,所以,只有将政府行为与市场调控互相结合,才能收到理想的效果。
  具体来说,虽然一些作坊式企业在生产成本方面有优势,但随着市场竞争的白热化,其在产品质量、商业信誉等方面的不足都会逐渐暴露,这决定了他们不会长期成为市场的主角,靠市场说话,肯定会顺利完成产业的优胜劣汰。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离不开政府部门创造性地开展工作,从严格执法入手,对年产量、排污情况、生产工艺进行综合考量,同时不能忽视企业在区域内的社会影响力,一些历史久、文章来源华夏酒报规模大的企业,由于种种原因目前的产量效益不好,但却有良好的社会美誉度,而某些小酒精厂,靠特殊手段,产量和效益飘红,但其社会影响恶劣,总之,对于河南酒精产业来说,需要政府部门的支持,来加速市场调节的步伐,凸现市场调节的效果。
  另外,在技术开发方面找出路也成为目前正规酒精企业的共识,南阳天冠集团作为国家重点酒精生产企业,在循环经济、高附加值产品开发方面走在行业前列,一位企业技术人员表示,从玉米到酒精,利润提升率在5%-8%,而以酒精为下游产品进行深加工,可额外增加5-10个百分点的利润率,所以从技术入手,拉长产业链对于酒精产业意义重大。但技术开发的成本问题困扰着绝大多数酒精企业,即便如天冠集团这样实力雄厚的航母级企业,仍在这方面感到压力,所以酒精行业需要政府部门在这方面提供支持,可以考虑成立专门的实验室,把区域内企业的科研资金、技术力量统一调配,从行业的角度进行指导,为各厂寻找最适宜的升级方向。
  无疑,河南酒精产业正面临着一场大洗牌,能否“洗”出个行业的春天,还要看未来在市场这个大舞台上,企业与政府如何开展合作,共唱一台好戏。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李蔚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酒精行业大洗牌 能否“洗”

上一篇:改制不彻底束缚豫酒发展 宋河酒厂启动破产程序
下一篇:啤酒降价酒瓶瘦身 成本攀升让厂家"曲线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