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官方
微信
官方
微博
首页 > 重点新闻 > 正文
酒水外卖配送成新赛道?
来源:《华夏酒报》/中国酒业新闻网  2021-08-31 10:48 作者:杨孟涵

传统电商江湖的格局和位次渐趋稳定,电商新模式风潮再起。借着外卖市场的做大,一种以即饮即配为目标的新电商开始崛起。

不过,切入极度细分的市场是否意味着对其他消费场景的放弃?打造一个为大众所认可的新平台需要多久?

酒类外卖配送成新赛道?

在“酒小二”去年获得腾讯与红杉中国的投资后,酒类外卖平台的热度似乎再次攀高。最近一则消息显示,以外卖起家的美团,也开始涉足这个领域。

近日,美团内测了新的外卖业务“歪马送酒”,据悉,该业务由美团大家事业部运营。目前,歪马送酒主要以微信小程序的形式提供服务,美团外卖中也开设了相关门店。该小程序目前共有啤酒、洋酒、葡萄酒和白酒等四大酒类,还设置了相应的专场。

因为是新近上线,所以目前这个平台只能说是初具雏形。首先,其上线产品较少,例如缺少一些知名产品;其次,目前这款小程序覆盖的范围(能够提供配送的范围)较小,据称仅在广东惠州开放了送酒服务,并成立了线下直营门店,其他城市暂时还未开通。

其他电商巨头,例如京东等也都有相关动作。京东除已有“京东酒世界”业务之外,还入局酒类投资赛道,京东数科参投了酒类电商平台“搜茅网”。

这表明资本和平台巨头已经开始在逐步向细分市场挺进的过程中,发现了即饮型酒类消费的商机而动作频频。

即买即送的外卖配送模式,正在中国疯狂增长。

2020年,外卖市场规模增长到6646.2亿元,同比增长达15%。其中,外卖巨头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4889亿元,同比增长24.5%;餐饮外卖日均交易笔数2770万笔,同比增长16.0%;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48.2元,同比增长7.0%。

与此同时,受益于互联网的进步,酒类新零售也在疯狂增长。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6~2020年,中国酒类新零售市场规模整体呈现增长态势。其中,2020年酒类新零售市场规模约为1167.5亿元,2021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363.1亿元,用户规模在2020年也同步增长到约为4.6亿人。

入局较早的酒仙网,在2020年实现了37亿元以上的营收;而较晚入局的酒小二,据称也实现了数亿元的营收。那么,“外卖+酒类新零售”两者结合之下,是否代表着酒类即买即送的外卖模式有着无限的增长空间呢?而这正是吸引巨头们纷纷入场的关键所在。

即饮消费以快为上

无论是新锐的酒小二,还是老成的酒仙网、1919,在配送上都“以快为上”。

2015年开始入局的酒小二,最初抓住的是“即饮型消费场景”,针对的是餐饮、烧烤的啤酒消费。利用缩短供货链条所取得的成本优势以及年轻消费者对线上购物的热情,加上“25分钟之内同城配送”的承诺,逐步做大。

酒小二方面人士曾对外表示,传统酒业中,从一级二级再到三级四级的代理模式,由于增加了中间环节,与消费者距离过远。酒小二打破这种传统渠道格局,取消中间环节,轻装上阵。线上商城,线下前置仓解决酒水搬运和物流问题的同时,为酒小二带来了将近70%的价格空间。

2016年,酒小二在南宁设置了体验店、前置仓,随后将这一模式逐步向外省拓展。在大肆扩张的同时,其也获得了资本的信赖。

2019年9月,酒小二获Pre-A轮数千万元融资,由厚润德基金投资。2020年7月,腾讯投资酒小二,占股2.5%。2020年12月1日,酒小二宣布已完成A轮融资,本轮投资方为腾讯、红杉中国。酒业专家田卓鹏曾赞赏酒小二为“行业内存活不多的,但一直实现良性发展的酒类O2O新零售平台”。

“这类外卖配送酒饮的关键就在于快。”有分析人士指出,实际上类似模式与类似口号,在行业内早已存在。

2006年成立的酒类电商平台1919早在2018年便实现了19分钟立即送达的送酒服务;成立于2010年的酒仙网,在2014年推出的App酒快到,甚至曾用“9分钟送达”作为宣传口号。

1919同样以快著称,此前曾有内部人士解析:要实现19分钟送达,需要三个条件:随时随地的下单入口,可实现快速下单而不会让消费者无所适从;密集的门店布局,可保证3公里以内的订单在19分钟送达;有一个线上线下完全打通的技术系统,进行智能化的数据分析和业务分拨。

也就是说,无论是老牌的酒业垂直电商,还是新锐外卖配送平台,实际上在硬件达标(店面、仓储布局以及数字化系统)的情况下,都一直在追求同城快速送达,这并非新近兴起的概念。

场景覆盖与消费者认同是个大问题

借助于外卖平台的崛起与巨头们向细分市场挺进的决心,这种针对饮配送的新电商模式再度成为热点。

不过在获得诸多资本投入的同时,其也在面对着外界关于“覆盖场景不够广、消费者认同度不够高”的质疑。

“这是一种有价值的探索和创新,但是商业价值的绝对值并不高。”酒业咨询专家徐伟认为,外卖送酒、便利送酒实际上都不属于刚需,或者说不属于高频的刚需,所以它很难成为主流消费模式。

在徐伟看来,这种外卖配送酒饮的模式可以成为消费的一种补充,关键在于其能不能长期坚持。

这种看法与外卖配送不能覆盖更多的消费场景有关。

在诸多业界人士看来,瞄准餐饮即饮消费场景固然是对细分市场的切入,但与此同时,酒类消费实际上涵盖了更多场景,譬如在送礼、宴饮预订等场景下,消费者往往倾向于在多番比较之下提前购买,对于“19分钟、25分钟”之类即时配送的需求并不强烈。

在盈利模式上,这类平台所宣传的“缩短供应链、降低成本,以更便宜的产品回馈消费者”的理念,同样不是那么简单可以实现的。

以白酒为例,在名酒主力产品纷纷统一标准价的当下,任何一家电商平台都已经失去了在零售价上的自由发挥空间。类似于“调整期”中出现的名酒厂家因为平台降价而对其进行讨伐的现象,基本一去不复返。

据称,酒小二目前仍以啤酒为主营业务,但是在啤酒总价偏低的情况下,其缩短供应链带来的成本优势不会太过明显。

酒业营销专家蔡学飞认为,主流消费端流通类平台是严重依赖企业规模效应的,有规模效应才有议价能力和利润空间,这也是酒小二等急切通过融资来做大的重要原因。

此外,消费者认同也是一个大问题。对于已经习惯了通过天猫、京东进行网购,通过美团订餐的消费者来说,他们未必能够适应如此众多的流量入口。这也意味着这些新兴平台所推出的App,目前不会有太多受众和使用者。


编辑:闫秀梅
相关新闻
  • 暂无数据。。。
总排行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