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企业 > 葡萄酒 > 正文

接地气又神秘,加上捅破天窗的价格,瓏岱的这些“套路”,你真的懂吗?
2019-09-27 10:23:09   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   作者:记者 张瑜宸   

2019年9月19日,天气晴。

在这个谐音长长久久的日子里,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以下简称“拉菲集团”)位于中国山东蓬莱的酒庄——瓏岱酒庄正式对外开放!有意思的是,官方的“第一次”留给了其独代——保乐力加及其销售团队。

晚上5点,当保乐力加的活动结束后,《华夏酒报》记者才有幸一睹其芳容。然而,受保乐力加“委托”,参观团队不提供品鉴,不少外宾表示“不可思议”,但也不得不感叹,这波“保持神秘感”的营销操作还真是既在情理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应了歌词里的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接地气”的瓏岱

时隔两年后,再次站在瓏岱的土地上。记忆中的荒凉山坡、土坑,早已形成规模。为了迎接参观团,总经理Charles Treuenaere立在门口,用地道的中文欢迎大家的到来时并强调,“一定不要叫我们中国拉菲,请叫我们瓏岱。我们只有一个名字,叫瓏岱”。

从对中文名的反复坚持,不难看出拉菲集团对其中国酒庄“本土化”的重视。瓏岱两个字,不仅讨好了中国消费者,又拉近了酒庄体验的距离感。

IMG_7427.JPG

除了名字的“讨巧”,瓏岱酒庄在建筑风格上也摒弃了浓重的欧式酒庄风,选择了标准的中式风格。木质结构加上玻璃,颇有点宫殿建筑的味道。在这之中,还能感受到一丝丝“中国风”的气息。如门口的水池以及进入酒庄前的照壁。

不仅如此,酒庄储藏室虽传承了1987年拉菲古堡的酒窖设计,呈现出一个圆形的空间,但特地融入了八根红木廊柱彰显中西文化的融合。据悉,廊柱的灵感来源取自酒庄附近的丘祖庙。相传,丘处机曾在丘山修道,因此道教中的八柱建筑风格也被拉菲酒庄的老庄主夫人巧妙地用在了瓏岱酒窖的建筑风格上。

IMG_7426.JPG

然而,瓏岱酒庄的“接地气”并不仅仅是徒有其表,在葡萄的种植和酿造上,他们一方面继承了波尔多“混酿”的风格,另一方面又加入大把的中国“味道”。在450亩连贯的葡萄园中,无一例外地种植了黑葡萄品种,分别是赤霞珠、品丽珠、马瑟兰、美乐、西拉和紫北塞。近些年,马瑟兰在中国风土的表现十分抢眼,因此,瓏岱酒庄也选用了它和赤霞珠、品丽珠混酿来做第一款年份酒。这之中,赤霞珠占比50%、马瑟兰和品丽珠分获25%,经由波亚克的法式橡木桶18个月陈酿处理,2017年份酒体整体呈现出明亮鲜艳的宝石红色。

记者翻阅了此前一些知名酒评人对该款酒的品酒笔记,发现评价都比较细腻、精致和优雅。但也有不少专家表示,强劲的单宁、不考虑中国消费者“嗜甜”的绝干还是带有“波尔多”风格辨识度的。在蓬莱“风土”的表达上,或许要通过往后年份酒的表达来寻觅、比较和感受似乎更妥帖。

“破天窗”的售价,是噱头还是引领?

关于此款酒的价格,也是几经传说,从7月份刚上市流出的1580元售价到现在保乐力加官方透露的2300-2500元的价格,都印证了瓏岱酒庄的高端的定位。

那么这个价格到底值不值?

衡量一款酒的价格,首先要考虑的是成本。

640.webp.jpg

在今年5月,世界散装葡萄酒及烈酒展亚洲展上,瓏岱酒庄技术总监Juliette Couderc就曾表示,拉菲集团为了瓏岱酒庄几乎是“不计成本”的投入了十二年。2008年起,酒庄组织技术团队进行了2-3年的风土研究。而后几年对多个地块进行分级种植、分别酿造。目前,酒庄有340多个小地块,多数都是梯田,因为机器采收难度大,全部采用人工按照成熟度分批次采收。采收之后,又分批次地送入9吨的小型发酵罐中,精准酿造。如此大的人工,又如此费劲地酿造,成本高是显然。

据此前媒体发布的财务报告显示,2016年,瓏岱酒庄资产为2.2亿元,负债为1.6亿元,当年净利润亏损944.9万元;2017年截止于8月31日,资产总计近3亿元,负债为2.5亿元,净利润为亏损418.8万元。有人给拉菲算过账,想要收回成本,实现盈利至少36年。

但成本高、投入多并不能成为产品价格“捅破天窗”的必然。毕竟品牌溢价和市场认可度是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条件。

640.webp (1).jpg

从目前的全球市场来看,拉菲呈现出品牌热衷度“两极分化”的现象。

一方面,据9月20日,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所Liv-ex公布的一周交易概况显示,9月12日-19日,五大最高交易总额葡萄酒中,拉菲Lafite Rothschild 2009年再次排名第一。而该交易所之前公布的2018年、2019年的十大最高交易总额葡萄酒名单中,拉菲不同年份的葡萄酒也均在榜上。

另一方面,在今年上半年举行的法国葡萄酒拍卖会上,拉菲却不再是收藏家们追捧的对象,来自勃垦地的葡萄酒多数被拍走,而拉菲无人问津。

对此,不少经销商告诉记者,世界名庄酒品牌如此之多,随着消费者受教育的程度越来越高,其对品牌的忠诚度也越来越低。拉菲想要在中国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也是面临很大挑战的。

640.webp (2).jpg

不管是从技术、酿造还是市场方面来看,国产葡萄酒相对还是不够成熟。想像茅台成为一种奢侈品对消费者来说,仍需要一个认知过程。那么在品质无法确保、产量又有限的情况下,2500元一瓶的瓏岱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毕竟300欧的价格放眼全球,可以买到非常不错的好年份名庄酒,同样的价格,我可能更推荐意大利的酒。”从事葡萄酒推广与教育的尚女士告诉记者。

但不可否认,2500元的高价格对国产酒来说也有利好的一面。国外名庄的“中国化”一方面认证了中国风土的力量,另一方面,也起到了价格引领的标杆作用。对国产葡萄酒品质不好、价格不高、市场接受度不广的固有思想不攻自破。毕竟谁也不能忽视品牌、产品以及消费者的信任赋能的市场引导。

在如今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酒企纷纷发力中高端市场的消费趋势下,限量、高价也成为催生市场营销的一种手段。不得不说,瓏岱在保持品牌“高贵”的调性上,的确下了一番“苦”功夫。不是哪个酒庄都能耐得住寂寞,十年只投入不产出。品质上坚守“匠心”,营销上保持“神秘感”,酒庄文化建设上又如此“接地气”,除了拉菲,谁又会是第二个呢?

编辑:王韶卉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波尔多葡萄酒学校全新启程,开创多元化教学体验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