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水果猎人“猎”果酒
2017-06-26 15:51:03   来源:《国家名酒周刊》   作者:卢昊   评论:0

曾经不得不喝感染痢疾菌的污水,曾经在遍布毒虫热症的丛林深处迷路;在南太平洋,费尔恰德的舢板船失过火,“常常能在地球上最脏乱的角落找到他”。可在西里波斯岛,他遭遇了水果王国里最不可思议的罕见景象:椰子里长了一颗坚硬的可可珍珠,完全和贝壳里长的珍珠一模一样。在摩洛哥的斐兹、在阿尔及利亚的沙漠绿洲,他吃了很多椰枣。斯里兰卡的最后一代康提王亲自教他怎么吃西瓜大小的蜜糖菠萝蜜。

1905年,他和玛丽安结婚。夫妻俩一起出游,在巴东找到了黄色的山莓,在莫桑比克找到了有棱有角的方形水果:玉蕊科棋盘脚果。在塞奥伊岛,几十个轻唱歌谣的孩子们跟着这对新人环岛而行。

上了年纪后,费尔恰德开始派遣其他水果猎人前往尚未勘探的地域。

————摘自《水果猎人》(亚当•李斯•格尔纳著)

因缘际会,狩猎水果

我叫杰克,是一位水果猎人,我曾经是一个世界动物保护协会(AWF)的志愿者,大学一毕业我就加入了动物保护协会,工作是中规中矩的人干的事情,激情飞溅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而保护野生动物,真的很刺激:我在非洲为了保护大象和偷猎者交火;在北太平洋,站在鲸鱼身上防止日本人发射捕鲸叉;在澳大利亚,我救助了好几只误入公路的考拉……

我曾以为,保护野生动物是最酷的事情,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费尔恰德。

那天,我们在捕捉一只误入村庄的鳄鱼,多亏了费尔恰德,我们才能全身而退。后来在与他的谈话中,我了解到,他竟然是一个猎人,可他狩猎的不是动物,而是水果。

“水果,不像表面所见的那么简单。红心,黑眼,好像储满阳光蜜意的小胶囊,滴流出晶亮之血,就像伊甸园里的善恶智慧树一样诱惑人心——也很会骗人。自鸿蒙太始至今,这些甜蜜的蜃幻妄想充盈我们的心田……人类初民从一棵树走向另一棵树,饿了就吃果子。慢慢定居下来,栽培作物,发展农业,他们的后代崇拜果实。”费尔恰德娓娓道来他对于水果的狂热。

费尔恰德的热情和禅意感染了我,看似人畜无害实则妖艳的水果也激起了我的探索欲望。从那时起,我便遍寻四方,找寻不为人知的自然馈赠。

探幽索隐,巡猎果酒

这次,我来到了古老的中国。传说在四川省的西南方,在号称万里长江第一城的宜宾附近,有一座神秘的仙林,被誉为“God Forest”,这片密林中不光有珍奇美味的水果,当地人还会用水果酿成一种酒。这么多年的游猎,千奇百怪的水果我见得多了,可水果的衍生物倒是不多见,神秘的果酒就是吸引我来宜宾的重要原因。

下了飞机,五粮液机场恰如其名,侵入鼻腔的不是飞机尾气而是一股股酒香,白酒五粮液,这个国际品牌我还是知道的。不知五粮液和神秘的果酒有没有联系呢?带着纷乱的思绪,我开始了这一次的狩猎。

据地方旅游册介绍,宜宾地形多山,上游几大江交汇于此,融汇成长江,浩浩荡荡地向东方冲去。这里气候温和湿润,确实是适合水果生长的一处宝地。

简单地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我便假装成一个背包远足客,实际上背包里装着一个空瓶子——我希冀它能装满传说中的仙林果酒,然后一头扎进了山林中。

仙林到底在哪里呢,言语不通的问题困扰着我,使我也难以问询当地居民,好几天的翻山越岭,竟一无所获。

又是一天的辛苦逡巡,宜宾周围的大山小壑,梯田果园转了个遍,可一直没有发现我心目中的那片“God Forest”:仙林,更遑论仙林果酒了。正当我心灰意冷之时,我路过了一片果园,虽然这只是一片青梅果园,可装水果的卡车却吸引了我的注意。

车上的文字我虽然不认识,可我的水果猎人的鼻子却能分辨出车上氤氲的淡淡酒味,这是一辆来自酒厂的车。

酒厂的车?青梅?二者在我脑海中组合出了一幅幅画面,我当机立断,翻身上车,藏在一筐筐青梅之中,随着车,驶向了未知的酒厂。

坐在坚硬的车斗里,经过长时间的颠簸,天色黑透了,卡车才开进了一座酒厂,空气里浓郁的酒气催人欲醉。趁着工人休息的档口,我跳下了车,像一条泥鳅,滑入了厂房的阴影之中。

与厂房相对的是一片浮雕,影影绰绰看不分明,依稀可以辨认是飞天的神祇和采摘水果的场景。飞天是中国的神仙,再加上水果,这里难道就是仙林?现在的宜宾人,还崇拜着仙林的图腾?

耐心地等待工作人员离开后,我对这里进行了细致的考察,并于一周后经过周密的设计,终于寻机潜入了一个车间。借着机器的微黯光芒,我看到一排排的发酵桶。酒香四溢,果味浓郁,这就是我遍寻不得的传说中的仙林果酒吗?

时来运转,仙林酒浆

鬼使神差一般,还带着一点朝拜圣物的虔诚心情,我取出瓶子,装了满满一瓶酒浆。莹润的色泽,馥郁的香气,仿佛是流动的液体琥珀,吸引着我的目光。这神秘的果酒果然是世上少有的珍奇,既然猎捕到了果酒这一猎物,强行按捺住痛饮一番的冲动,我开始考虑全身而退了。

如此精致的酒浆,肯定也是天价吧,我这样一个来自异国的水果猎人,贸然取走一瓶酒浆,恐怕面临的是上层人物的怒火,再想起古老中国的神秘刑罚,尤其使人害怕。

事不宜迟,立马回国。出厂的过程一切顺利,可我还是觉得不妥,想要尽快回到美国。从一处较低矮的墙头翻了出来,虽然背着满满一瓶酒浆,可我还是稳稳落地——这是一个水果猎人应有的身手。

这家酒厂距离我下榻的旅馆竟然不远,真是对应了中国的一句诗:“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路疾行,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旅馆,立马订了一张返回美国的机票,胡乱收拾了一下行李,冲下楼,房间也没退,拽下一辆出租车上的乘客,逼着司机马上前去五粮液机场。

一路上我频频回头,生怕顺手牵羊的行为被人发现,招致警察的围追堵截。到了机场,由于瓶子装的只是酒水饮料,合情合理地过了安检,并办理了托运。在候机厅里,我平复情绪,调整呼吸,尽量保持庄重,露出自以为得体的笑容,慢慢排队等待登机。

终于迎来登机时刻,我第一时间登上舷梯,进入飞机坐好。经过十几个小时长途飞行的煎熬,我终于降落到了洛杉矶国际机场,仔细观察了一番机场大厅,没有发现来自东方的警察。惴惴不安地出了关口,直到坐上橙黄色的好似一枚芒果的出租车,才放下心来。我终于成功地把神秘的宜宾仙林果酒带到了北美大陆上。

这瓶酒够我在水果猎人的晚会上狠狠出一次风头了。我想。(本故事纯属虚构)

(作者系《华夏酒报》记者)

编辑:赵果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果酒 猎人 水果

上一篇:“6•2”会议后,五粮液经销商缘何动作频频
下一篇:五粮液百亿华东的底气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