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企业 > 白酒 > 正文

金种子酒混改困难重重 三报方案没结果
2016-12-09 15:02:07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刘向红   评论:0

阜阳,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华北平原南端,面积9775平方公里,是安徽省人口最多的市,也是全国比较大的地级市之一。这个昔日被喻为“安徽的西伯利亚”的城市近几年经济发展迅猛,2015年工业增速居安徽省第四位。

金种子酒是阜阳市经济效益最好的国企,也是目前唯一一家上市公司,1998年登陆上交所,是安徽省第二家白酒上市企业,发展最好时期,曾年创利税13亿元。如今,过去的辉煌难再现,由于诸多因素,公司业绩开始下滑,2013年、2014年、2015年、今年1月至9月的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8856.17万元、5208万元和3830.64万元,同比降幅分别为76.22%、33.64%、41.19%和73.81%。同时,公司市值大幅缩水,截至今年11月底,总市值为56.74亿元,仅为其高峰时121.71亿元的一半,相比于安徽省内其他三家白酒上市公司总市值,大约也只有他们的四分之一左右。

企业发展到今天这种状况,金种子酒领导班子并不满意。“这里面有市场的因素,也有企业自身的问题。”公司董事长宁中伟表示。她是从基层一线逐步走上领导岗位,今年4月才接过董事长的指挥棒,是中国目前白酒上市企业唯一一位女掌门人。

谈到国企改革时,宁中伟当着众多来访者的面,严肃地自我批评道:“我们思想不够解放,这么多年几乎没怎么改革。我们对改革有种恐惧心理,怕引起非议,怕被上面查。”

其实,宁中伟并非思想不解放,对企业这些年的一些现状,她常常非常焦虑。“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待遇低,留不住人才。”宁中伟说:“白酒业的同行都戏称我为校长,就是大量培训人才大量流失人才。”

宁中伟告诉记者,公司员工待遇普遍偏低,大多一个月三千左右,与同行比根本没有竞争力。

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中已很流行的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在金种子酒一直没能得以开展。个中原因,宁中伟避而不谈,只是向记者表示:“如果市政府同意改革,我们会积极推进和配合。”

金种子酒一位高管私下告诉记者,公司领导班子和几千名员工都想改革,迫切希望改革,并一直在想办法努力推进,近几年做了三次改革计划和方案,但报上去后就没了下文。

作为一个上市平台,金种子酒并没有很好地利用,上市18年来只做过一次募资总额为5.5亿元的定向增发。宁中伟说,不是企业不愿搞资本运作,“我们想并购包括同行和跨界,手上也有一些好项目好资产,但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做就能做的。”

阜阳市经信委(国资委)主任岳华刚坦言,阜阳国企改革步伐较慢,这些年,国有资产一直是相关行业部门代管。前两年,政府准备理顺国资管理体制,实施国企改革,改革方案和材料都已做好,包括5个配套文件,遗憾的是至今没能上会讨论。主要原因是分管这一块的副市长变动频繁,刚熟悉就调走,加上最近刚来的,已是四任副市长了。

岳华刚说,新的分管副市长是从安徽省财政厅过来的,比较懂经济,国资委已向她汇报了国企改革的有关情况。“估计方案最近能上市常委会审议,顺利的话,年内能出台实施。”

至于金种子酒,岳华刚认为,企业存目前在的问题不少,的确需要改革,政府也在考虑之中。

编辑:张瑜宸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混改 金种子

上一篇:汾酒收入面积极因素渐多 国企改革政策窗口或打开
下一篇:茅台启动人才“十百千”计划 助力千亿元目标实现